在摩斯等人,聽到服務生接電話。

「您是……曾先生是嗎?曾國城的曾?」

古早以前, 姓曾朋友自介常說曾國藩的曾。差一個字差很多。

鄧也是。

最早講鄧麗君的鄧,結果有同事說幹嘛用女生的;換成鄧小平的鄧,幾年前還勉強過得去,這些年有人的眼神是「誰啊」。

最有趣的是若干年前在老東家碰過王文華,跟他自介鄧小平的鄧,他說:「喔~現在的年輕朋友很有企圖心。」

然而,自從改報鄧紫棋的鄧以後,聽懂的服務生好像多了些。至於娘不娘炮、有沒有企圖心都無所謂,別再寫成「鄭」就好。

‪#‎不知道跟台灣龍捲風編劇鄭文華一起去星巴克服務生會不會被搞瘋‬

#有一天王文華約鄭文華和鄧文華去文華東方酒店聊文華高中畢業旅行要不要搭文華遊覽交通公司的遊覽車同時採購文華麵包餐盒當做午餐然後晚上住文華道會館如果同學們衣服髒了可以送旁邊的文華洗衣店喔還有記得明早到對面文華豆漿店門口會合上車

20160625

「把拔,下禮拜很多事情ㄝ。」

「喔,要做什麼?」

「星期一整理櫃子星期二同樂會星期三大掃除星期四打水仗星期五放暑假。」

貴校還有收學生嗎?

新聞:警方找到遭洪素珠辱罵老伯伯:不原諒 不提告

鐵錚錚的老伯!

好些人對榮民諸多誤解,覺得他們不是既得利益者就是老實好欺負,卻忘記他們是打過仗的。當你經歷過真實戰爭,有幸能活下來又輾轉到新地方建立家庭,對人事物的觀感可能只是不那麼計較,絕非無感或不認同。他們心裡的家鄉,是當年家人團聚的中國大陸,不是地理上的。

爸爸還在的時候,某年大年初一,一如往例端正坐在客廳用電話向歷任長官道恭喜,說詞幾十年不變,是一種老軍人的儀式。打完,他忽然大哭,哭到完全失控的程度,老姐和我連忙從廚房衝出來。

「我出來六十年啦~」「六十年啦~」

一個近八十歲的老先生想家,想那個他媽媽、也就是我奶奶,在他七歲就過世的家。我參加過他的同學會,叔伯們說,出來從軍的時候,上了刺刀的槍桿子比人還高吶。

他老跟我說,把媽媽的媽媽、也就是我阿嬤,當成自己的媽媽看待。於是,當「台灣」女婿分到家產後都不理阿嬤以後,只有一塊錢都「不配」分到的外省兵仔逢年過節就到嘉義山上探望,噓寒問暖不說,日用品、零用錢,只多不少。

阿嬤青光眼,很早就看不見了,可心眼比誰都明白,這個當年他們全力反對的外省仔,比誰都靠得住。她懷裡老揣個餅乾鐵盒,稍微動一下就刷啦刷啦哐啷哐啷,裡面裝著爸爸給的零用錢。山上都是果園,哪有地方花。兜裡有錢,老人家心安。

整理遺物的時候,一封一封看了他跟四川老家的信件和手記。他回去過也匯款過,給個交代的意義大於真要全部輸出,人、心、錢都是。

他曾跟我說,媽媽老擔心他把錢全部匯回去,怎麼可能呢,這裡才是家啊。老軍人不會說愛台灣愛什麼的,甚至一句台語也說不好,但哪裡是鄉愁的家、哪裡是真正的家,和我阿嬤一樣,心眼比誰都明白。

 

上午,中華電信工程師來換接觸不良的數據機,換完了才想起來沒開冷氣。想起以前還沒小孩、租房子的時候也這樣,只不過更猛:根本沒裝!

有天房東夫婦照例一年來換約一次,順便看房子,別說我們一個釘子沒打,連冷氣孔也跟剛搬進來一樣,一片透明玻璃。

他們揮汗如雨,客氣地說可以幫我們出冷氣錢,反正日後他們也用得上。

「ㄚˊ,沒關係啦。」
「你們不用客氣,真的,沒多少錢。」
「不是客氣,真的不用。」
「那你們不裝是因為……?」

「因為……呃……吹電扇就好啦。」

房東太太像日本卡通那樣呵呵呵笑完以後,話題到此結束。她拿起桌上的冰檸檬水一喝,臉上流露抽搐表情。

「啊,對不起,我們沒加糖的習慣。」

才要去廚房拿蜂蜜出來,他們連說不用,立刻起身四處看看,很快就走了。想來房子應該會八十年如一日吧。

真是可惜了原味檸檬水。這可是專門準備的,不像前一年連水都忘記燒,水壺裡沒水,直接倒兩杯冰牛奶給人家。

朋友聽了大笑說:「又不是來吃早餐。」

唉呦~反正不都自個兒家。

雨一直下,肉一直燉,我一直吃,人一直胖

幾十年來,關於髮禁、制服、宵禁……這些管理,說法基本上走「預防變壞」路線。怎麼沒人去想「如何把自己發揮得更好」?

整天預防變壞,他腦袋想的都是壞;常想如何把自己發揮得更好,腦袋裝的應該……有機會有趣一點。

啊~說到底啊~最要被管理的,就是滿腦子想管理別人的人啊~

Theory_of_Everything_01

Theory_of_Everything_02

 

按到HBO,覺得很有意思,從中間一看看到完: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原來推測來自史蒂芬·霍金回憶錄,結果是前妻Jane所寫回憶錄《Travelling to Infinity: My Life with Stephen》。片子的「味道」很好,跟好萊塢大不同,導演、男女主角,全是英國人。

邊看邊想到的畫面是宇宙星系:每個人都是一顆星星,恆星、行星、衛星都有,而人間關係在宇宙史裡面,或許本來就未必定於一種,一如星星有自己的變化,星系與星系之間也有。

查了網路,電影海報要肩負賣票任務,自然得把男女主角放上去,然而最有共鳴的,卻是原聲帶封面。這片音樂很好聽,看電影的時候就注意到,作曲者 Jóhann Jóhannsson,冰島人,他的音樂清晰透亮,像在海邊夜晚,抬頭望著滿天星空。

假日回老家,老媽電話上說要煮全麥麵疙瘩,我說不是有粽子了,她說「吃粽哪ㄟ霸」,嚇得我連忙說ㄟ霸ㄟ霸當然馬ㄟ霸,妳甘單煮就好。

甘單煮,其他炒菜煎魚滷味暫且不說,湯就有兩種:小鍋子絲瓜蛋花湯,就下了四個蛋;大鍋子海帶排骨湯,排骨可以單撈出來當肉塊。好險沒再煮麵疙瘩。我們離老家開車十分鐘,一個月回家三四次,不是一年回三四次,依然高規格。

以前中學時候泡牛奶,我一杯放三瓢奶粉(罐裡內附那種塑膠瓢)遭批「哪ㄟ有效」,她一出手就是五六瓢,簡直比 double espresso 還夠力!

所謂藥補不如食補,差不多就這個意思。

 

‪#‎阿母的菜好吃不只有心意手藝還有氣魄‬

大四,體育選修籃球,每個禮拜跟一群物理系打,很過癮。

有次打完全場休息,某人拿出皮夾,裡面有女友照片,一群人立刻圍上去品頭論足的,很有意思。

「看你們這樣,好像回到高中,大家可以常常一起打球,感覺很棒ㄟ!」

「我們是因為沒有七辣才來打球的啊~」

「……」

彼此都是白天不知夜的黑。

20160601

 

基本上除了可執行度偏低以外,沒什麼缺點,看在規劃者可愛份上,予以核准。

(時間沒銜接處,小苗說是「休息一下」)

——–

我說要做好規劃才准找同學來,小苗很認真地想了幾種可能,先進行口頭提案。提醒要想移動距離、安全性、天氣幾個因素,建議紙片一面寫晴天、一面寫雨天,她聽了以後拿起手機查氣象,修修改改一番,最後完成晴雨合一版,這倒出乎我的意料。

內容如何都無所謂,也不會真要她按表操課,能夠練習「設想與負責」,到時候別再跑來跑去讓我在公主們後面當傭人,已經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