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來,關於髮禁、制服、宵禁……這些管理,說法基本上走「預防變壞」路線。怎麼沒人去想「如何把自己發揮得更好」?

整天預防變壞,他腦袋想的都是壞;常想如何把自己發揮得更好,腦袋裝的應該……有機會有趣一點。

啊~說到底啊~最要被管理的,就是滿腦子想管理別人的人啊~

Curry_20160530

咖哩那球是可以不用撲的,基本上界外機率比9999純金還高,開賽不久外加領先幾分,絲毫不危急,以職業球員的判斷力不會不知,然他還是冒著受傷危險衝出去,摔在觀眾席裡,久久才起身。

果然摔傷,幸好手肘一點點,不礙事。

真的是幸好,以他的重要性,弄到手,三分準頭差一點點就差很多;弄到腳,他的腳踝才剛痊癒,再傷怕就提前畢業。別忘了,和他對位的西河是體能怪物,完全健康再加長高5吋都不一定守得住,更何況受傷。

贏球的慾望超越一切!

不知道其他隊友有沒有感受到這一撲後面巨大的企圖心,但球賽好像從很前面的時刻就決定了一些事情。

「小苗!」

一回頭,是小昱。他說傘壞了,所以穿雨衣來。透明的薄雨衣似乎沒能擋住雨水,他還是一頭溼。

我把大傘給他們,兩個孩子手牽手從天橋走進學校裡。

從小苗的描述和我幾次在路上遇到的經驗,小昱可能是過動或在情緒~行為有點狀況的孩子,有時候會突然不見,老師得發動全班去找,也有點頭痛。當然,他因此受罰的機率也比別人高。

家庭方面,上學時候他雖和哥哥一起走,卻偶爾兩人各走各的,哥哥一碰到同學就沒空理他,兩個人距離遠到不像同一家人。他老是帶個小玩具在手上,自己跟玩具一國。

今天校外教學,小昱因故不能參加,不過也許剛才和小苗手牽手走進學校,多少有點和同學一起玩的感覺。我希望。

忘了跟小苗說,可以分一包零食給小昱,讓他在學校裡吃。

回想自己的學生時代(即便到現在),有點活在自己腦袋裡的世界,而跟人情世故接觸不良,所以對於「跟玩具一國」感受格外深刻。

這種事情基本上無解,要說呼籲老師或同學一視同仁,實際效果有限。倒是小苗如果能和這樣的同學保持這樣的關係,也挺好的。

再怎麼樣,每個人總有幾個朋友,就算不一定和你同一國,至少你知道對方始終在不遠的一邊,也就夠了。

因為一個案子,想起賴桑。那段發頂級商攝期間,後來再沒出現,算是空前絕後吧,很幸運有機會躬逢其盛。

 

隱約記得賴桑是待過廣告公司的 J 引介的,調回母公司的時候,同事們剛合作一段時間,再由我接手對口。那時賴桑還在新生南路老家,外表看不出什麼,進到裡面才知厲害,所有器材都是世界頂級不說,人更比器材高出幾個等級,不怒而威、再難題目都能鎮住的氣質。

 

合作次數多了以後,我知道他們對別的產業收費遠高過我們,有回忍不住講了很抱歉耽誤你們時間接我們這樣低單價客戶,沒想賴桑和賴太都說,沒這回事,客人沒有分高價低價。

 

不是客氣話,他們的態度始終一致。

 

再簡單的東西都一樣,有回一大早只拍一個小玩具,也是五、六個小時,我在旁邊看得都累了,賴桑和徒弟從頭到尾兢兢業業,像在拍進口名車。

 

拍模特兒更猛,一打幾百上千張,每張只差一丁點,有時候神情差一點點,有時候光差 1/3 格,我和設計看到眼都花了,幸好以前學過一點,配合筆記本邊寫邊篩,賴桑在旁邊老是微笑看著。

 

「這張嗎?」他問。
「嗯。」

 

他微笑看著。

 

「哪裡不對嗎?」
「沒有啊。」

 

還是微笑看著。

 

我總覺得好像有標準答案,他總是微笑不語。面對留日的歐吉桑,很多事情只能心領神會,語言一字都嫌多。

 

有次主管被要求要降低製作成本,希望我去溝通,我說你又不是不知道賴桑行情,他當然知道,但人在江湖,我說好吧我去講講。

 

賴桑聽出我的意思,很爽快地說沒問題,開了個讓我更感到不好意思的價錢,不過他希望我幫他找兩本書。這當然沒問題。

 

回公司以後,請了通路同事幫忙,結果似乎絕版了,但同事手邊有。趕緊回了請問在不在意有人翻過有點折到,不過書很新,我確認過,賴桑說不介意。我當天下午就請快遞送過去,他很訝異怎麼這麼快,我說記性不好,趕快處理才不會忘,沒多少錢,請賴桑笑納,他在電話那頭也笑了。

 

書的錢是我付給同事的,沒報帳。跟賴桑給的人情折扣比起來,只能說汗顏啊……

 

後來調單位帶部門,初期也藉機讓同事們去感受一下高水準的人、態度、器材、手藝,哪知幾個人好像覺得很無聊,在旁邊發呆,我想這種事很看人,也就不強求了。

 

那時他們已經搬到內湖新家,空間超大,設備又再升級,我跟他們說哇以後可以接更多大案子可以賺更多,賴桑聽到,淡淡地說:「應該想怎麼把東西拍好吧。」被冷冷電了一下,我沒敢再多話,乖乖跟拍。

 

同樣一個簡單物件靜物照,合作過一個 cut 收 8000,也合作過 800 的,人、態度、器材、手藝合起來,再加上賴太擺放商品 + 手工 + 後勤的能力,相差何只十倍。

 

碰過最有趣的例子,是一個滿口「我不將就」的,光電腦當機加器材連結掛點就去掉好幾個小時,他人很好,態度也認真,只可惜,我猜,沒機會碰上賴桑那樣的師父,開點像樣的眼界。

 

然而,在一個 cut 只要 800 的前提下,只能時間換空間,要陪他聊天,還要給建議,甚至幫忙一起擺放。我想既然公司要縮減成本,也就不強求了。

 

關於價值與價格這種經濟學議題,cost down 沒有不好,不過 value up 更加美妙!

 

Sherlock

 

「As ever you see, but do not observe.」 ─ Sherlock

昨外出談事,接連碰到幾個話題跟「外型」有關,回程跟朋友聊天,意外想起高中同學阿寧。

 

阿寧是別班同學,打球認識的,大概 183 左右,身形高挑結實卻不大塊肌肉。高一才學籃球,高二已有校隊水準。據說能灌籃,我沒看過,不過以跟他交手的經驗,能灌也不意外。

 

重點是:他外型非常好,輪廓深,氣質斯文,身材好又會運動,以類型歸納,概略屬於阿部寬或基努李維那種,異性緣可想而知。

 

有回打完球邊喝水邊閒扯,他跟我說:「ㄟˋ,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

 

「有女生寫信給我,我不知道要不要答應。」

 

幹!這算哪門子問題啊?????

 

「當然好啊!這有什麼難決定的。」

 

「可是……」他低下頭,眉頭略皺。

 

「可是什麼?」

 

「可是……還蠻多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樣啊。」「真抱歉,這個境界超過想像了,哈哈哈哈~」

 

媽咧,平平 16 歲,哪會差這多,so sad……

children's amusement park

 

一個年假,接連相認國中、國小同學,然後又在最後一天終於跟住在永康附近的當兵時期朋友聯絡上(這些天每天打一兩回,好不容易才接上),很高興得知他們一家平安。電話接通之際,他說水才剛來沒多久。

 

當人生動不動以 decade「s」為回溯計時單位,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似乎一下子清楚很多。

 

讓我最深刻的,是和 C 聊天的下午。

 

C 和我國小~國中同班、高一同校,交情不算好,我甚至惡作劇捉弄過他幾次。當然要說欺負,有太多太多人排在前面,拳打腳踢、砸爛東西什麼都有。

 

「現在想起來,那些其實不算什麼欺負。」

 

在眷村改建國宅的社區 7-11 前,我們各自喝著瓶裝綠茶,旁邊放著他送的肉乾和豆干。他邊抽煙邊嚼檳榔,然我不在意這些,還是隨意聊著從小學到出社會的種種,本打算講個半小時一小時的,沒想一轉眼三個鐘頭過去。

 

「我再把你加到國小的群組裡。」結束前,他說。

 

「好。」

 

「下次來台中。」

 

「好。」

 

回程路上,我一直想著「那些其實不算什麼欺負」這話,覺得很慚愧很慚愧很慚愧。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會希望大家能有一次機會,一起去兒童樂園玩幾個刺激的設施。或許,那些歧視或欺負會早一點消解,嗯,或許。

 


連續 8 年獲選全 NBA 防守第一隊 + 菜鳥老鳥各一次防守第二隊 = 生涯總共連續 10 年入選最佳防守陣容。

 

全 NBA 季後賽抄截最多紀錄,共 395 次,第二名好巧不巧,正是隊友老喬。

 

往下可以抄後衛,往上可以煽中鋒,如果說 Magic 是五個位置都能打的全能進攻球員,那麼 Pippen 就是五個位置都黏得住的全能防守球員,而且,動不動再來一個三分,或者如自由女神般高舉火把式的灌籃。(用傅達仁形容同樣這派的 James Worthy,叫「火把燒天」。)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何?1991 年總冠軍賽,公牛總教練 Phil Jackson 派 203 公分的小前鋒 Pippen 去守 205 公分的大後衛 Magic,結果……well……向來被喻為天才的 Magic 被搞得很毛。總之,冠軍盃被公牛群打包帶回家,得分王老喬盼了多年的冠軍夢,在 Pip 熟成後終於得以實現。一人球隊自此轉變成一個團隊。

 

比起諸多猛力進攻的 NBA 影片,我更欣賞這支攻防都出色的,特別是到最後,看他怎麼洞悉對手路線,忽然殺出來直挺挺站在進攻路徑上被撞倒換得一次進攻犯規,裡面透著某種讓人感動的東西,不只為了贏球不惜犧牲自己的悲壯,還有遠高過這個千百倍的意志力,我想,那或許是他隱形的防護罩吧。

note_20151209

 

12/6,跟小儀約了要去文化中心圖書館(小瑄不來了),小苗前一天就寫好清單夾在我的筆電上。當晚工作完回家看到,覺得蠻可愛的。

 

「寫錄音筆和帽子要幹嘛?又沒有要帶。妳也沒勾啊。」

 

「這是一個遊戲嘛,吼~」

小苗嘰哩呱啦講著這禮拜天要和小儀跟小瑄約,一起去文化中心圖書館,要我開車載她們。

 

「這是學校功課嗎?」

 

「對,這是作業。老師說,同學自己約,可以去……」後面接了一大串地點,還說回去拿課本給我看。

 

「喔。」

 

「你相信我剛才講的嗎?」

 

「相信啊。」

 

「為什麼?」

 

「因為妳已經是二年級的大寶寶了呀~」

 

「你認真一點可以嗎?」

 

哇靠,被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