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ry wars

 

上禮拜因為查些資料得跑趟圖書館,館員小姐問有沒辦過借書證,我說沒有,結果一刷身分證條碼是有的,19XX年,欄位上的身分還是學生。媽呀,記得都在打球、睡覺,整個高三都沒在讀了,上了大學有這麼好學嗎?

 

———–

 

N 年沒進圖書館,沒想感覺挺不錯的,本來只要借一兩本,結果帶了四本,幾天過去,已經讀了一本多--跟工作上要查的沒啥關係的「閒書」。

 

———–

 

「你還在讀閒書嗎?」班導師問 。

More »

20151008_01

 

小苗說學校有書展,想跟同學小儀去買。給了她 100 塊,讓她自己去選一本喜歡的書,順便練習自己付錢。

 

今天帶回來的時候,乍看封面,把拔的嘿菇差點發作,小妖精耶,嘖嘖嘖~

 

呃……我的意思是想起了第一次買書,好像是在重慶南路吧,爸爸一開始也讓我自己選,沒有說可以買幾本,我挑了一大堆坦克圖鑑、戰鬥機圖鑑、手槍圖鑑……,結果他看了以後,微微笑了一下,全放回去,給我拿了好幾本童話書,還有一本台灣民間故事。

 

我那時候覺得童話書是女生看的,用現在的話說,叫娘泡。

 

對台灣民間故事倒不排斥,還記得裡面林投姊有點恐怖,邱罔舍也太會花錢了,還有好幾個跟鱸鰻有關的故事,長大以後回想,或許跟早年溪流多、池塘多有關係。

 

至於一個十幾歲就跟著十萬青年十萬軍從四川出來又被派去滇緬邊境幾經輾轉才來到台灣剛結束在金門任期旋即調到陸軍總部的外省老兵為什麼會給孩子選台灣民間故事,則是今天才約略明白的,連同才大一他就要我去學開車,剛退伍就要我去買西裝,都是一路的布局。

 

距離國小在重南買書那天,約莫 30 多年了。

 

0151008_02

偶遇老東家 A 總,一見面笑容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說起這個那個,就……嗯……

 

記得他的咖啡。

 

曾經同樓層那段時間,他偶爾會拿著手煮塞風到處走,有天走來我這問喝不喝,我說喝啊,喜歡喝黑的沒問題,自此便成了常客。

 

離職那天他出差,特地去精品咖啡店買了兩包水洗耶加雪菲放他桌上,還寫了張紙條,感謝他的僕人咖啡。

 

因為 A 總想到了 B 總,十多年前在他底下做事,後來調單位,和他變成有點朋友的關係,當然,我還是後輩。

 

不久前,他見到我第一眼就說:「你以前那個動不動就『不跟你玩』的樣子沒有了。」

 

「啊,是嗎?大概是開業要處處吞忍吧,哈哈哈~」我說。

 

在他底下做事那兩年,脾氣確實很糟,有幾分遇誰就滅誰的自以為是。

 

那天氣氛有點微妙,我們雖然仍聊了許多,包含若干這些那些,但在氣勢開闊度、行動積極度上,我有點想……嗯……煮杯咖啡給他。

安親班下課,小苗講起日前地震那晚幾位同學有的有感有的無感以及當時在做什麼。

地震時十點多,小小同學們幾乎都還沒睡,特別是從幼稚園起每天都很早到校的小晴。

「哇,她這麼晚還沒睡,每天還能這麼早起喔。」「她是不是都第一個到?」

「有時候第二,有時候第三。」小苗說。

「妳看人家這麼早起床,很早到學校,妳都睡懶豬覺動作又慢吞吞,每天都快遲到。」

「早起床晚起床,還不是一樣都會到!」

好個大將之風,嗯……同時再次感謝小苗法師開示。

在電梯裡看到管委會投票結果公告,小苗問投票要做什麼。

「選管委會啊。」
「管委會是什麼?」
「就……社區有很多事,要大家來幫忙。」

似乎還是不懂。

「差不多小老師的意思。」
「小老師,嘻嘻嘻~」
「你們有小老師了嗎?」
「還沒,大概二年級吧。」

 

 

吃完大碗魚鬆滷肉飯,跑去蘋果店摸了新的 macbook,一個產品可以做到這程度,只能說變態。

一對外勞情侶將 Bose 藍牙喇叭開大聲測試,店裡所有人神色自若,沒人怪他們,真好。聽著小小機體可以發出那樣品質的音量,蠻有意思的。我走過去湊著看規格和價錢,他們有點不好意思調小聲了。

「No problem.」我說。「Good quality.」還比了個讚,彼此都笑了。

回程路上,廣播傳來這首 Nothin’ on you,配著空氣裡的夏夜氣味,蠻不錯的。更好的是黎明柔回來了,聽到熟悉的聲音,有身心安頓之感,那是曾經每天往來台北桃園在路上必聽的節目。不記得聽幾年了,但幾萬公里應該跑不掉。

20140906

 

跑了一趟301.8公里的旅程,推想應該是在蘇花公路某處突破21萬公里。

 

喜美八代的操控、過彎依然俐落,手撥降檔再kick down拉轉速的感覺依然美好。

 

近8年前大雨試車那晚,業代一直提醒在深坑草地尾那個大彎「可以再用力踩沒關係」。那一腳踩下去、拉彎,回程就買了。至今每天上車都覺得很愉快。

 

剛牽車沒多久,獨自跑了趟北宜,才明白原來汽車雜誌上寫的「後輪跟得上」是什麼意思。當天,在某個休息處巧遇倉管大哥載著年邁雙親出外曬太陽走走,臉上一派和煦笑容,完全連結不到多年後聽人說他由於雙親過世悲傷至極,離開了業界,流傳會不會真如曾說的,終生不娶是因為等雙親百年後就要出家。

 

還有,三年前雲遊四海,一家三口動輒一開八百、一千公里,最遠一趟一千三百公里,沒有目的地、從不規劃路線、作息,帶著衣物邊開邊玩,玩到衣服不夠換洗了才回家。

 

小苗上幼稚園、上小學以後沒法這樣閒逛了,跑北宜的、隨意流浪的,全不適合了。轉型當娃娃車以後,後輪跟不跟得上不重要了,從清境農場一路殺彎下切花蓮的操控不重要了。

 

真正重要的是:今天晚上記得要去書局買編織用的彩色橡皮筋。

 

———————————————-

 

210144公里÷93.5個月=2247.53公里 / 月

 

2247.53公里*12個月≒一年跑26970公里,約當繞赤道一圈40076公里的67%

 

210144公里÷40076公里≒繞赤道5.24圈

IMG_2098

 

「好可愛呦~」May 說。

「嘿,什麼可愛啊,這是恐怖ㄝ!」

 

IMG_0403

都說要 listen to your heart,等到真做,才知道其間辛苦與收穫,每一 cc 都那麼 100% 原汁濃純,絲毫騙不了人,跟只是聽聽點頭如搗蒜截然不同。

 

listen to your heart,頭也不回辭了工作,一切自己來。

listen to your heart,挨家挨戶自我介紹,然後不斷思考怎麼設計案子。

listen to your heart,把早該丟的東西丟了,騰出空間給大桌子。

listen to your heart,買了最貴又最大的 Stockholm 六人桌。

 

家家都要有張大桌子,可以吃飯、可以工作、可以寫功課、可以畫畫,可以看書。

 

晚上,買了水彩回來和小苗玩巧虎教的麵粉畫:把麵粉、水、水彩倒進塑膠袋裡攪和均勻,綁起袋口,再剪破袋底一角在黑色書面紙上像擠奶油那樣作畫。

 

這回調得有點稀,剪開以後的袋子,顏料麵粉水會流出來,趕快抓了個 lock & lock 安置這些五顏六色。

 

她玩得很開心,即便還不大熟悉掌控麵粉水,把 Hello Kitty 畫得有點奇怪,還是很專心地處理每個部分,特別是在完成後,細心地再用綠色補上草地。

 

「我們拿去烤囉。」

「好。」

 

我們沒有巧虎說的微波爐,改用烤箱,意思一樣。

 

以為要收拾了,她吵著要繼續玩剩下的麵粉水,我乾脆另拿更大張的黑色書面紙給她塗個夠。

 

小手「ㄍㄡˊ」著顏料愈玩愈起勁,弄得一團,幸好在大紙上。

 

「妳要不要蓋手印?」

「好啊,可是怎麼弄?」

「我把紙放地上,妳蹲下來蓋。」

 

起初蓋了兩個,覺得很有趣,後來愈蓋愈多,又弄得一團。孩子在意玩得開心比作品是不是漂亮多得多。

 

「叮~~」烤好了。

 

「哇~很可愛對不對?」

「把拔~這個白色怎麼不會動了?」

「因為烤乾啦,跟甜甜圈一樣。」

 

「我們把它放涼,然後收一收好嗎?」

 

她不但幫忙收,也學著用濕抹布擦桌子,三兩下就回復平常樣子了。

 

「這個很好玩對不對?」

「嗯。」

「我們下個禮拜再玩好不好?」

「好啊。」

 

拿 lock & lock 去沖水的時候發現那一團顏料很美,隨手拍了幾張。再仔細一看,右上有龍,左下有白狼,挺有趣的。

 

「會不會,只要專心玩著玩著,自然就有奇蹟出現?」

 

我這麼大人式地賦予意義猜想,然後,拉起水龍頭,將顏料麵粉一沖而盡。

IMG_0410

IMG_0225

 

「不要玩食物好嗎?」我有一點點生氣了。

「我沒有玩啊。」

「那妳在幹嘛?」

「做花啊。」

 

在康麗芬等上菜,老闆照例送上瓜子給客人殺時間,我們不大吃瓜子,通常只讓它擺在那兒。小苗吃了一兩片,也不愛,卻老在摸來摸去,我說我們不吃沒關係但不要弄髒了,她說她沒有玩也不會弄髒,手縮了沒兩分鐘又在弄來弄去。

 

忍不住又念了一下,哪知她小手一移開,我看見了最美好的餐桌風景。

 

「這是老師教的嗎?」

「我自己想的。」

「哇~好棒!」

 

孩子,是隨時找樂子的動物。

 

手機、平板上的遊戲是樂子;桌上的餐巾紙、瓜子、廣告單……也是。

 

做完花以後,她想想接著要做香菇。不過,我覺得有點像毒菇骷髏頭哩。

 

IMG_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