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來,關於髮禁、制服、宵禁……這些管理,說法基本上走「預防變壞」路線。怎麼沒人去想「如何把自己發揮得更好」?

整天預防變壞,他腦袋想的都是壞;常想如何把自己發揮得更好,腦袋裝的應該……有機會有趣一點。

啊~說到底啊~最要被管理的,就是滿腦子想管理別人的人啊~

Curry_20160530

咖哩那球是可以不用撲的,基本上界外機率比9999純金還高,開賽不久外加領先幾分,絲毫不危急,以職業球員的判斷力不會不知,然他還是冒著受傷危險衝出去,摔在觀眾席裡,久久才起身。

果然摔傷,幸好手肘一點點,不礙事。

真的是幸好,以他的重要性,弄到手,三分準頭差一點點就差很多;弄到腳,他的腳踝才剛痊癒,再傷怕就提前畢業。別忘了,和他對位的西河是體能怪物,完全健康再加長高5吋都不一定守得住,更何況受傷。

贏球的慾望超越一切!

不知道其他隊友有沒有感受到這一撲後面巨大的企圖心,但球賽好像從很前面的時刻就決定了一些事情。

接觸幾個產業,專有名詞繽紛各異,講的東西倒萬變不離其宗。

 

想到若干年前第一次聽 CPC、CTR 這類名詞,初覺天旋地轉,後想與傳統 DM 行銷所講回應率相關計算沒什麼不同,一轉就轉過來了;然後PV、UU再到成長駭客,和你開麵店要抓過路客,把過路客變熟客、熟客變朋友、朋友再帶朋友來,原理相同。

 

無論多精實創業,不脫做生意將本求利、風險最小化本質。incubate更妙,比起來,入(乾)股反而直接多了。行走江湖的人一個精過一個,管你層層包裹,總包不住為名為利。

 

進而多了解一點公司營運的財務數字,結論很簡單,世上公司無論類型怎麼變,只有兩種:

1. 會賺錢的(包含從低基期拉上來的)
2. 不會賺錢的(包含從高基期掉下去的)

 

李嘉誠接受訪問時曾說過,對於專家學者,我們尊重。不過,生意說到底,是我們自己在做的。

 

巴菲特、科斯托蘭尼的書裡,不大會看到難懂的字句。想來他們一來對世間人事物早已嫻熟於心,二來或許如巴老爺所說:千萬別投資你聽不懂的東西。

20160530_3

一個大活動結束,總召找我一起慶功宴,我想自己只是 La Desire(喇低賽),沒資格吃飯,然百般推辭不掉,還是厚著臉皮去。

 

到了現場,媽呀,平均年齡小兩輪吧,饒是我在西醫歐中醫歐面前也沒在怕,這下卻完全不知從何喇起,只得專心夾菜大口快吃。

 

忽然,一妹問「怎麼當自由工作者」?

 

哇靠,這…….

 

「嗯,自律。要自律。」我首先自律不要再夾烤山豬肉配生蒜苗了。

 

「那要怎麼練習自律?」

 

ㄚˊ??

 

一剎那九百個念頭起滅。我什麼砍站,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去上班。」我說。大概沒有比這更精準的答案。

 

如果不是像 Steve Jobs 這類天生創業家,那麼,在有限環境裡鍛鍊,或許反倒是有一天自創天地的捷徑。儘管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

 

慶功宴沒多久,在另一個場合碰到一個資深藝術工作者,聊起漢聲雜誌報過的「剪花娘子」庫淑蘭,我還記得曾經買過那本,後來不知放哪去了。

 

庫淑蘭固然天生藝術細胞,卻也不是第一天就這麼厲害,大娘平常種地、帶孩子、做家事,schedule 可能不下大總裁,利用零碎時間剪剪剪,剪了不知幾個十年,剪成了媒體眼中的素人藝術家,可大娘還是大娘,帶著村裡媳婦們繼續剪剪剪。

 

倒是年輕一輩裡有人搞文創了,周邊產品很多,經濟也好很多,唯獨手藝沒有。眼裡都是錢字號,心裡只剩縫隙容得下剪紙。

 

他講起庫淑蘭作品裡的衣服花色繽紛,實際是用村裡大夥剪紙掉地上碎屑拼湊的,聽得我頭皮發麻,換成現在網路用語,要講有神快拜。

 

然而,無論千百萬個鄉民封神,大娘始終大娘。她心裡沒有自由沒有自律沒有創業沒有財報,只有喜歡,能靜靜做著喜歡的事,是人是神,都不及手上一張自己看了會笑的剪紙。

20160530_1

這些年很少參加宴會場合,年紀漸長,一頓飯動輒三小時,法國大餐也吃不消,還是喜歡飯麵餃,省時簡便又管飽。不過,一個和我們全家都好的朋友結婚,不只早早答應參加,連老婆小孩都帶上了。


朋友請了五星級飯店駐唱的樂團友情跨刀,音樂水準沒話說之外,男帥女美,耳目都享受。

然而,最吸引我目光的不是年輕漂亮的小提琴手,而是鄰桌這位老媽媽。從頭到尾笑嘻嘻的,拿著手機東照西照,台上樂手要大家打拍子,她也跟著做。後來,該桌有人請神似 Bruno Mars 的薩克斯風帥哥過來合照,她笑得合不攏嘴,彷彿今天才是她大喜,非常可愛!遠遠看到這景象,抓起手機趕過去拍,可惜沒抓到。

回春的不只老媽媽,朋友也算。

朋友是男方,再婚,所以親友不收禮金;女方親友則比照一般,收禮金,拿喜餅。第一次參與這樣場合,在收禮桌旁觀察一下也就明瞭於心,沒多問。

一個場合,看到兩種「C 型人生」。

這是多年前一本商業書的名字,意指「Cycle」。由於科技進步、人類壽命延長,連帶使得人生進程也跟著改變,比方以往說20多歲學校畢業,然後30多歲要成家立業、40~50歲步入收割期與穩定期,現在可能循環發生,工作做一做又回去讀書;成家可能不只一次;年紀進入穩定期照樣可以創業;高齡者因為醫學與整形美容技術,會擁有和青春期一樣活躍的社交活動……

當人生不再線性發展,而是循環演進的時候,會有許多新商機冒出來。

吃飯場合,我無意去想要搞什麼生意,單純欣賞台上新人與台下老媽媽的快樂。

朋友堅持不收禮金只收祝福卡片,我寫了一張,也請女兒畫一張,這樣送上祝福,要比寫成語有意思多了。

祝福朋友,再婚,幸福 2.0。

20160530_2

「小苗!」

一回頭,是小昱。他說傘壞了,所以穿雨衣來。透明的薄雨衣似乎沒能擋住雨水,他還是一頭溼。

我把大傘給他們,兩個孩子手牽手從天橋走進學校裡。

從小苗的描述和我幾次在路上遇到的經驗,小昱可能是過動或在情緒~行為有點狀況的孩子,有時候會突然不見,老師得發動全班去找,也有點頭痛。當然,他因此受罰的機率也比別人高。

家庭方面,上學時候他雖和哥哥一起走,卻偶爾兩人各走各的,哥哥一碰到同學就沒空理他,兩個人距離遠到不像同一家人。他老是帶個小玩具在手上,自己跟玩具一國。

今天校外教學,小昱因故不能參加,不過也許剛才和小苗手牽手走進學校,多少有點和同學一起玩的感覺。我希望。

忘了跟小苗說,可以分一包零食給小昱,讓他在學校裡吃。

回想自己的學生時代(即便到現在),有點活在自己腦袋裡的世界,而跟人情世故接觸不良,所以對於「跟玩具一國」感受格外深刻。

這種事情基本上無解,要說呼籲老師或同學一視同仁,實際效果有限。倒是小苗如果能和這樣的同學保持這樣的關係,也挺好的。

再怎麼樣,每個人總有幾個朋友,就算不一定和你同一國,至少你知道對方始終在不遠的一邊,也就夠了。

在老東家後期,偶爾會去公司附近一家咖啡店細讀壹週刊,一抱一大疊,把近期幾個專欄、人物專訪、做生意、老店家單元一字一字讀完,動輒一兩個小時連頭都不抬,像在做研究報告。

 

老闆後來知道我的習性,有天禮拜三吧,她看我一走進來,便叫店員趕快去買最新的,等咖啡做好,店員回來,老闆輕手輕腳地把最新一期放桌邊,沒多說什麼。

 

「謝謝。」我跟老闆說完,低頭繼續讀。

 

過完年,離開兩年了,要說做了十多年有什麼讓我懷念的,除了幾個老長官、老同事、常吃飯的小店外,大概就是在那家咖啡店讀壹週刊的時光。

 

children's amusement park

 

一個年假,接連相認國中、國小同學,然後又在最後一天終於跟住在永康附近的當兵時期朋友聯絡上(這些天每天打一兩回,好不容易才接上),很高興得知他們一家平安。電話接通之際,他說水才剛來沒多久。

 

當人生動不動以 decade「s」為回溯計時單位,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似乎一下子清楚很多。

 

讓我最深刻的,是和 C 聊天的下午。

 

C 和我國小~國中同班、高一同校,交情不算好,我甚至惡作劇捉弄過他幾次。當然要說欺負,有太多太多人排在前面,拳打腳踢、砸爛東西什麼都有。

 

「現在想起來,那些其實不算什麼欺負。」

 

在眷村改建國宅的社區 7-11 前,我們各自喝著瓶裝綠茶,旁邊放著他送的肉乾和豆干。他邊抽煙邊嚼檳榔,然我不在意這些,還是隨意聊著從小學到出社會的種種,本打算講個半小時一小時的,沒想一轉眼三個鐘頭過去。

 

「我再把你加到國小的群組裡。」結束前,他說。

 

「好。」

 

「下次來台中。」

 

「好。」

 

回程路上,我一直想著「那些其實不算什麼欺負」這話,覺得很慚愧很慚愧很慚愧。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會希望大家能有一次機會,一起去兒童樂園玩幾個刺激的設施。或許,那些歧視或欺負會早一點消解,嗯,或許。

 


連續 8 年獲選全 NBA 防守第一隊 + 菜鳥老鳥各一次防守第二隊 = 生涯總共連續 10 年入選最佳防守陣容。

 

全 NBA 季後賽抄截最多紀錄,共 395 次,第二名好巧不巧,正是隊友老喬。

 

往下可以抄後衛,往上可以煽中鋒,如果說 Magic 是五個位置都能打的全能進攻球員,那麼 Pippen 就是五個位置都黏得住的全能防守球員,而且,動不動再來一個三分,或者如自由女神般高舉火把式的灌籃。(用傅達仁形容同樣這派的 James Worthy,叫「火把燒天」。)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如何?1991 年總冠軍賽,公牛總教練 Phil Jackson 派 203 公分的小前鋒 Pippen 去守 205 公分的大後衛 Magic,結果……well……向來被喻為天才的 Magic 被搞得很毛。總之,冠軍盃被公牛群打包帶回家,得分王老喬盼了多年的冠軍夢,在 Pip 熟成後終於得以實現。一人球隊自此轉變成一個團隊。

 

比起諸多猛力進攻的 NBA 影片,我更欣賞這支攻防都出色的,特別是到最後,看他怎麼洞悉對手路線,忽然殺出來直挺挺站在進攻路徑上被撞倒換得一次進攻犯規,裡面透著某種讓人感動的東西,不只為了贏球不惜犧牲自己的悲壯,還有遠高過這個千百倍的意志力,我想,那或許是他隱形的防護罩吧。

library wars

 

上禮拜因為查些資料得跑趟圖書館,館員小姐問有沒辦過借書證,我說沒有,結果一刷身分證條碼是有的,19XX年,欄位上的身分還是學生。媽呀,記得都在打球、睡覺,整個高三都沒在讀了,上了大學有這麼好學嗎?

 

———–

 

N 年沒進圖書館,沒想感覺挺不錯的,本來只要借一兩本,結果帶了四本,幾天過去,已經讀了一本多--跟工作上要查的沒啥關係的「閒書」。

 

———–

 

「你還在讀閒書嗎?」班導師問 。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