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 2010 或更早,在老東家第一次提出不要參加書展的時候,被當做破壞祖宗家法,要不是平常「蕭空」成性,早就被拖出去斬了。

 

2011 再提,不行。

 

2012 再提,不行。


2013 再提,弄到被西醫歐召見。最後以「象徵性」參加做結。意思是,出點錢分攤一下就好,國家民族必須團結知道嗎?


卑職鞠躬告退以後,隨即昭告本組同仁務必……全力去做別的會賺錢的事。


結果敝單位不只書展獲利,2 月份總體業績也創下不降反漲佳績。至於某些黃金交叉之類的趨勢線、人力運用與業績佈署到三四月還有餘裕,早在盤算當中,展示出來不過再度驗證而已。


當「他們」說敝單位棄祖宗家法於不顧,只搞活動不搞發行,然而,數據證實用這個拉抬那個,先顧裡子再拉面子,遠比一直唉唉唉來得有效。


誰規定消費者要永遠愛你白頭到老?

 

你守的是祖宗家法,還是自己的一成不變?

20151109

 

前面說到接了長官半公務半私人的案子,上車容易下車難,後來找了個理由讓長官、讓外面大老,也讓我自己三方都在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前提下收場,也讓同事回歸本業,專心做業績。

 

說到收場,好像講這塊的比講怎麼求職勝出的少很多,好比講怎麼開一門生意的多,講怎麼收一門生意的少,但像李嘉誠這樣的超級老闆都說不做退不出場的生意,意思不是永遠不會收,是怎麼收得漂亮。重不重要,相信不用多說。

 

社會上常聽到的標準答案都說要講「生涯規劃」,真的嗎?

More »

beef

 

 

前面說到蒙老闆召見結果遇上刁鑽犀利外角滑球,幸好步步為營謹慎選球,不敢說擊出長打,至少沒被三振或刺殺一壘前就阿彌陀佛了。

 

那是西醫歐,久久下金牌召見一次,自然神經緊繃全神專注,但和你最親近的直屬長官,反而有時候──咳!咳!我是說有時候──會是最容易讓人揮空的。

 

和某老大工作時,有天他從茶水間回來,端著茶壺繞到我位子邊順口說了這麼一句:

 

「ㄟˋ,你來一下。」

 

這種不當著組員們講的,通常,嗯,你知道的。

More »

20150724

 

前面說到遇見客戶探詢自家機密,利用十分逼近法好十分遠離之你問我答重問輕答實問虛答沒問也照樣亂答,BUT,蒙自家老闆召見是另一個世界。

 

某回接到西醫歐秘書來電要我立刻上樓雅敘……呃……talk talk。

 

「老闆有說什麼事嗎?」

「嗯……沒有ㄝ,不過好像跟人事有關係。」

「好,我知道了,謝謝。」

 

是在兩個月內連續資遣兩位新進同仁小小引起一丁點話題沒錯,連前副總在電梯碰到都不忘虧一下沒想到看不出這麼有魄力,然而實情是已經給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機會,不但未見好轉還愈來愈走鐘,特別是態度非常散漫,只好停損殺出表明彼此不耽誤。

 

腦子轉了一下,手上已備妥相關事證,上樓。

More »

20150316

 

前面說到你得推敲老闆心裡的兩本或多本帳簿到底放哪,即便敲出來了,嘴巴也得收緊,別四處張揚。

說到口風,開業之初到各家跟幾個高階主管提案,發現大家最有興趣的不是我能幫他賺多少,是老東家的營運數字,舉凡營業額、毛利、員額編制等等,以及幾個關鍵大案的操作手法,一問可以動輒 2 小時以上。由於老東家在同業動見觀瞻,老闆們有興趣很正常,倒是關心過頭了一直問一直問有點麻煩。

說多,雖取信於對方,但一來有洩密問題,哪天回力鏢打到自己,二來我的誠信自打嘴巴。

不說,要嘛被認為拿翹,要嘛被認為檔次不夠根本接觸不到這些數字,恐怕接下來要拿案子有點困難。

說不說都兩難。

「9 位數。」我這個數學白痴竟然用了國中學的十分逼近法。
「1 開頭跟 9 開頭差很多哩。」
「比較高的那邊。」
「所以是多少?」
「很抱歉不能說,不過是偏高的那邊。」
「有過半嗎?」
「有的。」

「所以是 6、7、8、9 哪個?」

「很抱歉不能說 。」「老闆,我知道您很想知道。老東家的各種數字,從營業額到 EBITDA 到各 BU、各部門比例分配我都記得,不過如果為了拿案子跟您講了,您覺得我這個人還可以相信嗎?」

數學上,十分逼近法真的是要逼近十分;有些應對上,採取十分逼近法的用意是為了十分遠離。

現場靜默半秒鐘。

「好,你繼續說吧。」

繼續的意思並非從此天下太平,只是暫時不問,後來還是時不時用回推法來敲,比方當講到某事時,他會跳一句「這個佔幾趴?」

「不好意思。」我微笑。
他點點頭,「好,你繼續說吧。」

「我聽到不是 OOXX 嗎?」
「這個……嗯……不大清楚。」
「好,你繼續說吧。」

最後案子還是拿到,只是過程得步步為營。出來做生意固然能賣盡量賣,卻不需要為了取寵把自己給賣了,很高興對方也能理解。

然而,相較於外面老闆,自家老闆更難對應,十分逼近法完全派不上用場,大概得動用圓規和三角板作圖來抓話語的內心、外心、重心、垂心、旁心在哪。下回分解。

 

※ 《少林足球》這個鏡頭,不用多說相信你懂。

這條新聞時,忽然想起一朋友。

多年前,朋友說全組員在部門會議上和總監對槓,結果組員們全哭了。

「拜託,不能哭啊。哭了就弱了。我如果是他,更用力電你們。」那時我在 MSN 另一端說。
「你怎麼知道?」「他真的就繼續罵我們,結果大家哭成一團。」
「要哭也是回去私底下哭,公開場合絕對幹到底!」空悲憤是沒法救國滴,要救國,只能靠槍桿子。
「ㄟˋ,你要不要調來我們部門?」

早在他們部門成立之前,西醫歐就跟敝老大說要我過去組建團隊,那次裝傻閃過,怎麼可能再跑回去?

「我如果當時點頭,現在搞不好就是你們主管。」

蘇永康說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主管其實也不該讓組員流淚。大家有力氣在那瞎吵,不如像敝單位多吃吃蛋糕下午茶牛排什麼的,大夥肥嘟嘟一團福氣,不是很好嗎?

和老東家資深同事聯繫一件合作案,話匣子聊開,她說如果我沒閃,13年資歷,假設搬到編輯部,不只可以排第五老,僅次於總編、AD、產業召集人和她,還能得 10 年金牌一枚。

「不用,謝謝。」我笑了。
「懂~懂~」她完全明白。

「其實排第二的 AD 不過早我半年而已。」再補一槍。

—————–

想起去年有回碰到某同業套交情,問我認不認識某某,我說很抱歉不是賣老,別部門只認識副總以上,真的,不是故意不是故意不是故意,都是開跨部會議、開主管營開到認識的。

沒說的是,那一票裡有幾位曾是我在主管營的「拔階組員」;又有幾位在我閃人前來約喝咖啡,原以為送行哪知來問要不要內轉。

「你……你是認真的啊?」等人家後來專程來追進度,我竟然這樣回答。

—————–

日前分別遇兩家同業兩高管,聊起我 30 出頭歲就頂了名義上一個部門實質上一個 BU 的 EBITDA。
「EBITDA?」對方一臉狐疑。

「呃……沒什麼,財務名詞而已。」

對一個大學聯考數學低標都不到、本來只想當攝影記者的傻蛋來說,沒想到反覆看幾年也就摸熟了。或許來自大學時候讀吳念真《無言的山丘》劇本啟發。

裡面有段台詞這樣寫:
『人跟人看久都會相識,林北就不相信字看久未相識。』

一個沒有圖片的純財務試算 excel 檔竟達 25M,林北曾經跟它拚了,一頁一頁看一格一格看一個公式一個公式檢查,最後不但摸透還能做 1 page 摘要版給老總,應付西醫歐的天問。猜題命中率,這麼說吧,可以開算命攤了。

—————–

說到 EBITDA,有個畫面已成絕響。

在某單位時期曾和該單位老總與總裁大老,就我們三人關在會議室談財報。總裁大老對數字又對作法碎念,老總幾番說明都被打槍,後來忽然暴走大吼,讓總裁大老吃了一驚。我這小咖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場面忽然非常尷尬。

「表達一點意見而已嘛,」大老不愧大老,空了幾秒鐘隨即自打圓場,「事情是你們在做,你們當然有決定權,我只是表達一點意見,你們聽聽看可以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我也沒強迫你們一定要接受是不是?」

是不是?

這個這個……在當下,就算不是也要是。在之後,就算是也不能是。

以上,你懂也好不懂也罷,我只是陳述一些經驗,你們聽聽看可以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我也沒強迫你們一定要接受是不是?

在路上看到某房屋仲介的大數據廣告,聯想到在老東家時候與某特助對話。這特助是西醫歐專門找來做 data mining 的。(這不,企業用語跟青少年流行語一樣,三兩下就換個 term,舊瓶新酒顯得自己很跟得上流行。)

他一直抱怨老闆不懂這不懂那。

我說,老闆找你來不是真要你挖掘什麼偉大的東西。
「ㄏㄚˊ?」這位曾在各大企業做統計的專家傻了。

「數字是用來為政策背書的,這樣很清楚了吧。」

見過 N 次這種場合,哪家的專家都一樣,解讀數字的是人,想怎麼聽數字、用數字的也是人。你以為的自然科學,實際上是社會科學。

——————-

又有一次,特助說起我是他碰過的人裡面少數觀念比較正確的。

「ㄏㄚˊ?」這回換我傻了。
「你不會鑽在數字裡面。」

「那當然。」我說,「做統計、跑迴歸,你們是專家;可是我會行銷對應啊,哈~」

「對,這也是我這幾年在各家很少看到的。」

這個……數學爛,至少要有想像力……

boss 05

 

前面說到如何在集團總裁要攻與BU老總要守的夾縫中切出一條守中帶攻求生路。

 

本以為給老闆有個交代後走人,也送自己一個養生禮,以免再做下去有命賺沒命花,哪知因緣際會四處踅了一圈又被老東家找到(這中間沒跟誰聯繫,連FB都不加,真奇了),說西醫歐中間看了幾個都不滿意執意要總哥總姊把我弄回來。

 

當時已談得差不多的某公司忽由北京方面安插人事,想想別硬撐,也就好吧。

 

沒想第一回大考不是經濟題,是政治題。

 

More »

boss_04

 

前面說到老闆明明說不急然後隔天就要交件為什麼不講清楚是不是有表達障礙。

 

是,也不是。

 

是:老闆也是人,有表達障礙一點也不稀奇。他在某方面做得好或投胎投得好,所以成為老闆,不代表他是完人啊。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