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大四影像創作的畢展作品,那時候一系列的汽水罐很受老師和同學好評,我自己也很喜歡。說來慚愧,並非商業攝影,而是在宿舍的書桌上,襯著相紙的黑色塑膠套,克難拍攝而成,連近攝鏡頭也是跟室友阿南商借。底片的反差其實頗糟,後來在暗房加光加得很辛苦。

去年初想到可以拿這幾張照片做點什麼,就湊湊組組弄了這個東西,取名為「汽水價目表」,還編了個不怎麼精采的故事。

—————————————-

汽水價目表

從演員訓練班出來的學員,畢業後最津津樂道的就是福利社的汽水價目表:

 直接喝 12 塊

 基礎表情 15 塊

 進階小小吃驚狀 18~20 塊

 誇張戲劇演出 25~30 塊

 ※ 以上押瓶費一律2塊,喝完後退回

不久前拿了影展獎項的明星,接受訪問的時候說,當演技無法突破的時候,走一趟福利社,往往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收穫。相形之下,比便利商店貴一點的價錢,倒還可以接受。

這張是去年初弄的,算是後來嘗試的東西裡面比較有點新意的,用三張在東京巨蛋拍的照片,組合成一張遊樂票券。左下角再打了個黑洞,模擬剪票口。

當然,事實上東京巨蛋或後樂園都沒有這種東西,做著好玩而已。

—–

有段時間,發瘋似的想靠攝影賺錢,不單單是去當攝影記者之類的「photographer」,還包括以授權自由攝影作品給設計公司或廣告公司的影像提供者,所以利用一些時間練習寫點東西,搭配自己拍的照片,企圖搞出點什麼。

沒想到,起初只是個想法的想法,一旦開動便停不下來。為了這些習作,竟然時常做到半夜,磨文案啦、想設計啦、調 lay out 啦,看似認真,實則不具產值。不過,或許正因為「無所為而為」,做起來沒有壓力,也就做幾則算幾則,當作頭腦體操也好。

好巧不巧,有天朋友轉介廣告公司徵文案,幫我橋了時間,我想反正沒經驗,不如帶這些東西去試試,結果……被那位 CD 批為「不知道在幹什麼」,該次面談也就灰頭土臉敗興而歸。算是信心受挫吧,結束了這個小實驗。

過了好一段時間,手又癢起來,借用網友 Greenbug 的網頁空間,弄了個「微光隧道馬戲團」,想接回從前創作的路線,沒想有了工作以後果然玩不起這種耗費心思的遊戲,做沒幾回就結束營業。

這兩天,重新思考、整理工作上一些事情,開電腦的時候點到「微光隧道馬戲團」資料夾,看到幾年前做的這則「MONKIA 3310」,想起那段餓肚子創作的時日,彷彿不過上禮拜的事。能專心地做該做的事情,已然是莫大福氣了,所謂產值不產值,或許未必是當下所能看見的。

—————————————-

MONKIA 3310

COPY=
妳在最一籌莫展的時候打來二話不說劈頭就罵那些低三下四的傢伙雖然看來人五人六但檯面下卻老是幹些亂七八糟的髒事令妳得花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拿下原先以為十拿九穩的案子好在公司繼續維持八面威風的態勢因此累得七情六慾盡失更別提實現流浪五湖四海的夢想甚至整天三心二意不是算計著跳槽就是出國唸書深怕待久了和那些豬頭成為一丘之貉永世不得翻身

CATCH=
我說所謂溝通,不過說些猴兒話罷了

PATTERN=
MONKIA 3310
內建聊天室功能‧蓋布簾最好用

8 月 22 號下午,陰天,眼見天色不太好,推測 99.9% 會下雨,還是懶得帶傘,照樣背了相機出門。除了要去公司附近把車騎回來以外,沒有要去哪裡,一如平常假日那樣無目的亂逛。

買了底片,吃了涼麵、味增湯、一小碟豆乾,還隨手買了本新創的雜誌,猶豫要去公司附近的咖啡店看書或者等會兒騎到大稻埕晃晃,不過無論如何,得先搭 203 公車到公司附近。

等了很久,沒錶且懶得看手機,不清楚二十分三十分四十分,等到人來來去去,等到大雨唏哩嘩啦傾盆而下。

一個女孩和她男朋友擠進了這有棚頂的小站牌──週遭僅有遮蔽的地方。我坐在唯一的小兩人座上,右邊是個高中女生吧,站著,左邊是女孩和她男朋友,也站著。為了不擋人家位子,把相機背包挪過來騰出容一人坐的空間,但女孩和她男朋友仍然站著,在小站牌的邊緣淋到些雨,邊抽煙。

說不上來有什麼意義,看著她拿煙的手的局部,覺得好像可以拍,就順手按了兩張。半步的距離吧,50 mm 鏡頭。她沒聽見快門聲,或者聽見了也不在意,總之沒回過頭,繼續和她男朋友抽著煙。

車終於來了。

我招了招手,等公車貼近站牌,很幸運地,司機蠻好心沒按規矩停在照理說應該再過去一點的那支站牌,讓我幾乎沒淋到雨。

「這……這是?」我聽見極熟悉的聲音,但……怎麼可能?

是 Billie Holiday。

星期天下午,外面下著大雨,我在破舊的 203 公車上竟然聽到 Billie Holiday!

不知道那首曲子名稱,當然也聽不懂歌詞,可是 Billie Holiday 就是 Billie Holiday,她的聲音如此容易辨識,集滄桑與溫柔於一身,任何一首歌由她唱來,不管原來有什麼意義,都可以像大雨沖刷街上灰塵那樣洗掉,然後賦予新的氣息。這手功夫,連最喜歡的 Ella Fitzgerald 也要佩服。

能做的只有聽,靜靜地聽,203 鬧哄哄的引擎聲不重要了,下大雨沒帶傘等下可能會淋個落湯雞不重要了,剛才放在心裡想的那點事情也不重要了,拿出相機紀念一下吧,嗯,對焦不準、快門不夠快不重要了,這一秒鐘裡,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比聽 Billie Holiday 更重要,就算世界大戰開打,也得多等一秒。

歌唱完,原來是司機在聽廣播,不過那不重要,我已經體驗了這個雨天甚至這整個夏季最美好的一刻了。車子開著,過高架橋後雨竟然停了。

下了車,天仍陰卻沒下雨,我站在公車島上等綠燈過街,邊想像如果能立刻下場過癮的傾盆大雨,然後再來一班放爵士樂的公車該多好。再來一首 Billie Holiday 嗎?還是換個口味,Chet Baker 怎麼樣?

豪哥:

別誤會,我沒把你當媽。要說的是,謝謝你的體諒和包容,在我不客氣地直言不諱以後,能得到完全的諒解。感動之餘,下班後還特地跑去同安街吃了碗麵線,以感念你的大德……

說正經的,前不久因為一些小事,引起一個朋友的積怨爆發,讓我忽然明白,從前學校教的、書上寫的凡事隱忍或許未必正確。有情緒,自己固然要檢討,也別忘了適度地讓對方知道,否則再有多年交情,也抵不過一次宣洩。謝謝你的包容和提醒,讓我感受到友諒的力量。

今早在公司回信,手邊沒有圖片,回到家想起幾個月前在福州街國語日報附近拍的這張頗合用,且是你喜歡的趣味式照片,姑且當作回禮吧,請笑納。

同時,也向浮木、飄飄等諸位朋友致歉,最近如果有因為留言的問題,造成不禮貌之處,請包涵。

豬頭三

jysnowCD 點到,不囉唆,po 答案先:

1. 右撇子,雖用右手投籃,上籃、挑籃、防守時卻較慣用左手。

2. 無論錢或其他事物,可以給別人欠,不能欠別人。

3. 偶爾會如錄影般記住某天與某(些)人吃飯的菜色,以及當時說的話。

4. 不喜歡被歸類或貼標籤,雖然明知愈是這樣愈容易被歸類或貼標籤。

5. 讀到喜歡的書,會在快讀完前刻意放慢或暫停,捨不得看完;對喜歡的電影,則偶爾會在短時間內看兩遍,想記下影像。

用「習性」而不用「怪癖」的原因很簡單:既然一樣米養百種人,何來怪癖?只要自己覺得舒服自適,在不傷害人的前提下,所謂「正常」的範圍遠遠遠遠大於異常。以吃東西為例吧,地球上能吃不能吃的東西何其多,不吃這些愛吃那些,或許都還好。

至於再轉寄 5 個人,因為懶又不愛人拉人,本線暫時到此打住。

喔對了,如果歸納上述意見還可以再拉兩點:

plus 1. 會反過頭來質疑問題。

plus 2. 不一定遵照規則。

(無名的引用功能怪怪的,改貼原網頁連結)

  

2005‧台北市

延伸閱讀:周芬伶‧大暑

2005‧新店

等人路過
比喝咖啡再有味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