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隊只能算所屬單位的一小塊而已,真正囉嗦的還在後面,看出徵兆的要算高中,集大成的要算當兵,很難解釋的要算前單位。

高二,不知該說幸還是不幸,被從後段班調到升學班。幸的是師資確實好很多,對考大學很有幫助,不幸的則是假仙同學不少,時常有處不來之感。

「還是以前的班好玩多了。」

這裡的人不時興作弊、打撞球,不知道為什麼很愛玩幼稚的團康,而且過度注重分數,無聊死了。所以我中午常不在班上,快快吃完午飯便溜到樓下找以前戰友攪和,也沒幹嘛,就是聊天打屁順帶偶爾看人家打架欣賞欣賞最佳旋踢獎而已。套個《三國演義》典故,那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啊。

More »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常碰到不屬於這亦不屬於那,或說既屬於這也屬於那的狀態,因為實在不容易解釋,乾脆叫做「X 狀態」吧,一如 X 世代、X 檔案的 X,常被用來指稱「無法歸類的事物」。就某種程度來說,和「其他」頗雷同。

別的先不提,單說球隊好了。

小學三升四的暑假,可能是老媽去學校運作了什麼也可能純粹運氣好,我被選進了體育班,然後在挑選身高時吊車尾被最後一個選進了排球隊。由於歷屆球隊訓練極度嚴格,屢屢榮獲省賽大獎,所以能進入球隊算是相當光榮的,這事在才剛開始練習沒幾天就有人跑來拜師叫師父,隨即得到印證。可惜,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好威風吹亂遍地草支擺,打球後第一個月段考,成績由前幾名變成倒數第八名,立刻被老媽勒令停業,只好畏畏縮縮偷偷摸摸跟老師講:「老師,我媽說叫我不要打了。」

得,從此王侯變庶人,還師父咧,排球都不排球了。

More »

國中到高中,念的學校對「社團」這玩意兒都頗具敵意,認為是妨礙聯考的絆腳石,因此儘管勾選過流行音樂欣賞社、拳擊社、籃球社,六年下來從頭到尾僅欣賞過一次流行音樂、打過一回空拳而已,而籃球社既無教學也無球隊,充其量只能算是自己抱個籃球去打的代名詞罷了。

上大學選擇就多了吧,可是不曉得中學沒培養起興趣還是天性使然,逛了一大圈各社團展示均興趣缺缺,無論人家說哪個社零食好哪個社正妹多都沒用,我寧願在宿舍睡覺,也不想跟一群人攪和,或者藉社團之名行把妹之實,多累啊,要把就直接去講,幹嘛先挨蹭過去然後藉故這個那個的。(喔,那些都是初戀正妹跟我說的,好像有無數蒼蠅在她社團飛啊飛的……)

More »

人類有許多偉大的發明,「分類」或許要算其一,不管界門綱目科屬種或十二星座十二生肖還士農工商乃至一黑二黃三花四白,有了分類,世界似乎變得井然有序又容易理解多了。

「你就是不喜歡被人歸類的那種人!」

忘了哪個朋友,有回當面對我下了這評論,很準,準到讓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回。不喜歡被歸類原來也算一類?想了很久,直到有天在唱片行一角瞥見「其他」,才猛然點醒不類人,自此,我便以其他類自居。說也奇怪,以前抗拒被歸為某一類的時候老覺得跟這世界卡來卡去,自從自動跳進其他後,反倒開始「安居樂業」起來了,好比……嗯……電影配樂,要說既屬於這個也屬於那個也對,要說既不屬於這個也不屬於那個而獨立一類也行,總之,類隨人歸,我安心當我的其他。

More »

20080712.jpg

More »

20080709-1.jpg

More »

20080703-1.jpg

[audio:http://www.p3.idv.tw/wp-content/uploads/2008/07/california-dreamin.mp3]

track 4 California dreamin’

More »

20080701-3.jpg

20080701-4.jpg

More »

20080701-1.jpg

20080701-2.jpg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