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y 2009 · 7 comments · Categories: 我要吃

20090529-1.jpg

從 2001 年在新聞台起就想過但沒要寫食記,多年過去還是沒寫,而當時尚未成氣候的食記文體、評論、以及所謂 food porn 式照片,如今早已俯拾皆是,熱鬧程度何止百家爭鳴。不寫,無關理念,純粹沒興趣而已。

這得從國中時期抽菸這事兒談起。

More »

20090521.jpg

小時候,我以為好吃是有一定標準的,也就是我們家認為好吃的,通常別人家也會這麼覺得,比方蕃茄蛋麵疙瘩。

長大一點,發現奇怪別人家覺得好吃的,怎麼我一點都不覺得好吃。比方楊媽媽家小孩常當零食乾吃的柴魚片。不過隔壁張媽媽的炸地瓜真沒話說,但她的裹粉炸年糕,卻又似乎不及老媽僅用蛋白淺炸的好吃。

More »

20090518.jpg

在閱讀世界裡,我從來不是推理小說的愛好者,因為每天生活真實上演的事件,更加倍挑戰推理力。證實它的方法則很單純,無須仰賴作者費心編排釣魚線牽動門把而扣引板機,很簡單,走進去吃就知道了。好吃就破案,證明判斷正確可再來;不好吃,當場被地雷炸死。

比方說,再平凡不過的涮涮鍋。

More »

20090514-1.jpg

20090514-2.jpg

兩隻河馬兩隻河馬
很賭爛很賭爛
一隻鼻子痛痛痛,一隻嘴巴酸酸酸
真難賺,真難賺

20090512.jpg

20090510-1.jpg

More »

還沒叫到我,到處逛逛先

20090509-2.jpg

More »

20090509-1.jpg

世界上三大最會恐嚇人的行業:

1. 黑道
2. 保險業務員
3. 瘦身業者

20090507-1.jpg

偶爾作秀是必要的
即便像小林幸子那樣一年一次也沒關係
切記:務必華麗

20090506-1.jpg

法令紋 + 嘴角往下
相較於權威的面相
老闆們的作為不但時常不權威
還很滑稽
只是……不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