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點縮圖進 Picasa 相簿

20091227.jpg

小苗是豬年生的,前同事小栗鼠在我拿油飯給她時,送了一隻好大的粉紅豬小妹,比當時還是 baby 的小苗大上許多。現在兩歲多,體型才長到跟豬小妹差不多大。我們雖教那是「豬小妹」,不知何時,她卻另起了個名字:「貓妹」,老是貓妹貓妹的叫,推想可能是旁邊常放了一隻 Hello Kitty,但也有可能是孩子自己天馬行空,一如她先前早已會講 1、2、3、4、5,卻每次故意漏講 4,念成 1、2、3、5~~(5 還拖得老長),惹得我們哈哈大笑,然後昨天又忽然順暢講出 1、2、3、4、5、6、7、8、9、10。我猜,孩子的腦袋裡另有一個天地,那裡早包含了大人所教的,只是太無聊,偶爾才拋出來讓人驚訝一下,而他們心底可能覺得大人好笨啊。

請點縮圖進 Picasa 相簿

20091224.jpg

最喜歡第二張,有現實世界裡的偵探場景之感。在按下第三張快門時,就想到轉成黑白,會有 Jerry Uelsmann 的調調。然而,旅程最末,老天又賞了最後一張的畫面,溫馨中帶點和風與禪意。

 請點圖片進 Picasa 相簿

20091213.jpg

從新家回老家路上必經這塊荒地,大概去年吧,不知人為還自然,長出了一片向日葵。有想拍的念頭,卻不是沒帶相機就是懶得停下來。由於時常可見,也就不覺珍貴非把握機會不可,結果時間過去,一張也沒拍,然後花季就過了。今年,不知暖冬還向日葵品種之故,上禮拜經過竟又花海一片,懶了一個禮拜,昨天趁著浮木和雲哥來,專程去了。接近黃昏時間,好些人騎車、開車的經過,停下來照幾張就走,頗同小吃之趣。今天近午再跑一趟,深入不方便走進的「裡面」,發現花型之完整、花色之飽和,比觀音向陽農場好很多,更好的是離家近,不用開車老遠去人擠人。向日葵對面是一方大池塘,池塘旁有工廠,記得先前是釣魚池之類,沒想現在不給釣了,不曉得是私人所有,還是怕工廠污染,對吃魚的人健康不好。池子裡活魚、死魚、水鳥都多,髒亂、噁心,和對過向日葵田的熱鬧、美麗,形成強烈對比。其實,如果能耐住死魚腐臭氣味,池塘這邊自有一番頹圮野趣,拍照素材滿多。兩趟拍下來,總體感覺:用廣角仰拍向日葵,藍天襯黃瓣加蜜蜂,久了會誤以為在拍歐舒丹產品照。

請點圖片進 Picasa 相簿

20091206.jpg

認識自己是個漫長且奇妙的功課,它常從想像不到的地方飛來撞擊腦袋,當下也許頭暈不明白,等清醒以後,想不了解都不行。比方說,從和動物的相處看見自己。岳家和我的原生家庭,在許多地方根本完全相反。雖然老媽說過我們在眷村時曾養過狗,不過那早在我出生之前,後來嫌吵就送人了,下場不得而知。打有記憶以來,家裡只養點蘭花之類,老媽說動物太吵太髒,碰不得,由此可知,家居擺設極度整齊、地板桌子無日不擦,老姊和我自個兒書桌稍晚收拾就遭厲聲喝斥。教育方面,想當然耳,打罵批評甚至恫嚇遠多過稱讚──事實上,幾乎沒有純稱讚,若有,也隨即補上一句「你下次就沒這麼好了啦」。所以當聽到有人沒被打過、有考試沒滿分還照樣一分給一塊錢的家庭,都認為那叫天方夜譚,更別提國中看到「天才老爹」那種「美國的」民主家庭。May 家空間和我們家差不多,但很亂東西很多,衛生狀態也稱不上好,剛去的時候非常不習慣,覺得似乎沒有可落坐之處。家裡曾經最多有魚、狗、貓、鳥、烏龜,幾經跑掉的跑掉、飛走的飛走、掛點的掛點、兒女送回來的送回來,現在仍有一缸魚、三隻貓、一隻金剛鸚鵡。在養過胡小喵、胡小黑之後,我開始可以適應了,現在回去,常覺得這些動物就像老朋友一樣親切。特別是三隻貓:和胡小喵差不多年紀的喜瑪拉雅貓「巧克力」;送回兩年、已長得像 LeBron James 一樣身強力壯的胡小黑(鬍子、胸口、後肢是白色的黑貓);很安靜、老窩在安全處躲避胡小黑偷襲牠的全黑貓「咪咪」。雖然,摸了動物立刻要洗手的習慣還是難改,不過已可隨意坐下,絲毫不覺有哪裡不舒服,對亂的容忍度也高出以往很多。同理,也延伸到職場上,從前對人事物稍有不如己意,便拿出恨鐵不成鋼的態度去施壓、批評,或自己一個人悶著頭做完,現在則稍會借用不同人的長處盡可能「順勢而為」,目標固然有一定成績得達成,過程、標準卻可以視情況浮動。同老鄧所言,管你黑貓白貓,能拿耗子就是好貓。近來偶爾好奇,如果家裡在小時候就養動物,早點跟動物玩在一起,或者主動跟老媽提案拿考試第一名換取撿一兩隻貓狗回來的「額度」,會不會早點懂得耐心待人、寬厚處世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