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出頭時,不經意發現幾個年紀略長的朋友似乎不約而同面臨些抉擇,未必一定是創業 vs. 上班族這類,擴大點說,比較接近要怎麼降低「打工仔」比例,然後拉高自我實現成分。

三十五六歲開始,隱約覺得自己要步上那幾位朋友的路子。

最近和同學、朋友聚會,發現好些人都有,只是以不同形式轉化。進修拿學位者有之、自學鑽研些興趣者有之、創業者有之、玩點創投者有之。

若以生理角度來看,這發展路徑和青春期恰好像鏡子兩面。十來歲的青春期,荷爾蒙與身體成長大過心理,老有隨時承載不住的爆發力,什麼都敢玩,什麼都想嘗試。套句好友阿忠的台語:「很敢死。」

這股動能走了二十多年開始衰減,能玩的都玩得差不多,事業上多少也卡了個什麼位子,倒是心理起初較難接受身體「沒那麼行了」的訊號,隨即再來諸多家庭、社經面向事物,歷經若干震盪或整理,逐漸找出調解的法子。

好奇剛過世不久的 Steve Jobs 有沒有經歷過這些,還是始終明白自己要往哪裡去?想著想著,忽然蹦出了一個人。

Michael Jordan。

年輕時代灌籃如體操般花俏,到了 1993 年 10 月第一次退休、1995 年 3 月第一次復出,球風開始有點變了。畢竟是世界級球星,勇猛依然,不過卻偷偷把體操灌籃變成後仰跳投(fadeaway jumpshot),一樣要用到卓絕的腰力和延展性,只是沒往前倒用力往後了。這一轉向,路更寬了,到 1999 年 1 月第二次退休、拿了第六次總冠軍前,他的 fadeaway 幾乎已經到了乏味的程度。乏味的意思是,你知道他拿到球就會先左右後靠一下擠出點空間,然後伺機是不是要再運一下、ㄌㄨ一下,然後轉身向後跳投,然後就進了。這招沒有千變萬化的體操灌籃好看但很有效,且不用冒衝進禁區受傷的危險,可以延長點職業壽命。

《Time》雜誌曾談過腦力這事,意思約莫年輕腦主力在增長,年老腦主力在連結。猜想四十在中間偏老一點。這一胡亂瞎連,竟在 fadeaway 上連出點苗頭。

20111024-1.JPG

20111024-2.JPG

在拍不知哪來長得像蚱蜢的枯草,一抬頭,剛好旁邊有隻真的。

遠遠被長得像大烏賊的蕨類植物吸引,走近拍了幾張,愈近取局部,結果變大蜘蛛了。

20111019-1.jpg

原本出門的理由是為了海生館,結果並沒有去,把里程全給了臨時起意的沿海小村鎮。真要說為了什麼,或許就「遊蕩」吧。這一遊蕩,從出發到回家,1200 公里。

More »

20111017-3.jpg

2011.10.12,下午到鵝鑾鼻燈塔之後,照理說應該要回墾丁找旅館,不過看到路牌指示下一個地方叫做滿州,基於一直對這些遙遠的地名好奇,也就一直開下去,結果發現真美。就某個角度來說,比墾丁更原始、更令人印象深刻。這趟超出計畫的旅程,讓我猶豫明天還要去海生館嗎?管他的,明天再說。

2011.10.13,凌晨的雨勢到太陽出來就停了,天空洗得很藍,空氣也非常清新,很棒的早晨。想想海生館永遠在那隨時可去,但這光線難得,臨時改了行程,往滿州、旭海方向前進。

大約午餐時分,到了前一天傍晚在滿州看到一家正在蓋的全白民宿,打算在對面海邊停一下,拍幾張照片。

「哇,Taurus。」前面有輛福特金牛座,影集《X 檔案》兩位探員開的。這車以前偶爾還有,現在很少看到。

金牛座開得很慢,且看方向燈狀態,好像也是要在全白民宿對面的海岸線缺口停。

咦。果然。

依序下來的都是老人,然後有的打開行李箱拿摺疊桌椅到樹下展開,有的拎便當。

「真是太厲害了。」

不曉得老人們打哪來,知道拿這荒疏美景吃飯配話頭。從另一個角度看,這種浪漫品味、隨性兼具,非常獨特。

希望老的時候,也能想出這種玩法。

20111017-2.jpg

改走諧星路線
娛人,也自娛
反而更有特色

20111017-1.jpg

意外,並不總是壞的
旅行特別如此
有可能看到不一樣的景致

20111010-3.jpg

與其羨慕,不如行動
Anytime is good time.

20111010-2.jpg

至少在同一單位時間裡
累積更多深刻體驗
而那些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得失買賣
你或許還賺一點

20111010-1.jpg

連救世超人也要休息的

black_swan_poster.jpg

. 導演 Darren Aronofsky 小題大做得非常好。把一個簡單故事說得極度精采。

. 幾個海報版本,覺得這個最好,所有戲都在臉上演完,不用其他設計贅述。

. 「Perfection is not just about control. It’s also about letting go.」這句精神不僅貫串全劇,也道盡了表演、創作甚至人生諸多面向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