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2-1.jpg

久雨初晴,加上過兩天爸爸過世滿一年即將與祖先牌位合爐,想出去走走。

豬腦袋轉啊轉的,忽然冒出本來怎麼也想不到的南海路國立歷史博物館,那是小時候爸爸最常帶我到台北的地點之一。上網查一下有什麼展覽。

啊,席德進!怎麼這麼巧?

More »

前兩天看電視重播《投名狀》,覺得金城武動手前那段碎碎念好像有點什麼,想了想,《搶救雷恩大兵》的狙擊手、《黑色追緝令》的山謬傑克森也有類似橋段。這三個橋段,無論道德正確與否,都借用了正義誓詞行取人性命手段,就心理面來說,該角色或許無非要給自己一個正當理由來壯膽;就電影娛樂面來說,挺酷的--特別是《搶救雷恩大兵》狙擊手,當年好多同學稱讚不已。

搜尋的過程,發現中外網友對碎碎念內容頗有興趣,討論文章還不少,看來是好梗,編劇以後寫腳本,不妨納入參考。

More »

u2_how-to-dismantle-an-atomic-bomb.jpg

[audio:http://www.p3.idv.tw/wp-content/uploads/2011/11/t-make-it-on-your-own.mp3]

track 3 Sometimes You Can’t Make It On Your Own

寫完 Sting 紀念父親專輯《The Soul Cages》隔天,忽然想到 Bono 也有,在《How To Dismantle An Atomic Bomb》第三首的〈Sometimes You Can’t Make It On Your Own〉。不同於 Sting 的隱晦幽微,Bono 直陳父子關係緊張已久,個性既相同又相衝,很重視對方卻不願意當面給予好評價,讓我聯想到以前山多利威士忌廣告。

剛買時沒細看側標,只覺旋律、編曲還不錯,還有這句子用在工作上好像也通。後來看了側標、讀了歌詞,猜想曲名和他父親癌症末期疼痛有關,希望能幫忙分擔點什麼(You don’t have to put up a fight/You don’t have to always be right/Let me take some of the punches/For you tonight)。

這歌的成績非常好,拿過英國金榜單曲冠軍;到了美國,不僅打進幾個榜單,更奪下 2006 年葛萊美年度歌曲大獎,不過這一切與他在當年父親喪禮上首次獻唱相比,似乎顯得只是陪襯而已。

那天,歌名還叫做〈Tough〉,沒改成現在的〈Sometimes You Can’t Make It On Your Own〉,而熱愛古典的爸爸在天上正點頭讚許,微笑聽著終於脫下墨鏡的兒子唱搖滾。

20111106.JPG

時常好奇市面上的親子書怎麼有那麼多理念可以講
假設多往山上海邊跑
話會不會少一點?
事情會不會簡單一點?

2011.10.25 惠蓀林場

sting_the-soul-cages.JPG

[audio:http://www.p3.idv.tw/wp-content/uploads/2011/11/saint-agnes-and-the-burning-train.mp3]

 track 6 Saint Agnes and the Burning Train

Sting 剛發了出道 25 週年精選輯,電台播得很勤,當然,多是排行榜單成績耀眼者如 If I Ever Lose My Faith in You、Desert Rose等等,願意播「老歌」的 DJ,可能還會加入 Englishman in New York

但,說到 Sting,最先浮現的幾乎總是大學時第一次買他的錄音帶《The Soul Cages》(多年後又買了 CD),以及裡面非常不起眼且「沒唱歌」的第六首 Saint Agnes and the Burning Train,很簡單的吉他,有點自己邊回想點事情邊彈著玩的味道。純演奏、短曲子,有點像不經意一開就過去的省道小鎮那樣。

不過,曲名是怎麼回事?查了網路,得回溯到 1987。

1987,他發完紀念母親的《Nothing Like The Sun》,之後好些年都沒有像樣作品,而在事業不順時竟又遭逢父喪,受打擊程度可想而知。1991 ,這段深刻的經歷催生了紀念父親的《The Soul Cages》。這首 Saint Agnes and the Burning Train,網路一說 Agnes 是 Sting 祖母的名字,而她每次來探望孫子必搭火車,某回聖誕假期,她一如往常搭火車來,沒想到在半路上車廂忽然著火了。會以這事為曲名,有點指涉意外、死亡時常發生在人生不可預期之處,推測與他父親過世有關。不過,查不到祖母在那回車上火災到底有沒有受到影響。

大學時候聽 Sting,無論詞曲,總覺得艱澀隱晦,沒想多年之後再聽,倒像是偵探查案一樣,透過層層追索,似乎解開了若干以前的謎題。

20111101.jpg

Dear Chi,

上上禮拜回去,得知妳上高中第一次月考沒考好。妳絮絮叨叨高中課本多難多難,而妳媽--也就是我姊,一直要妳用功再用功,以免將來沒出路云云。聽著妳們母女兩人一句來一句去,音量愈來愈大,我一邊想起以前和妳阿嬤--也就是我媽,也曾經這樣吵過無數回,一邊好奇妳到底喜歡什麼。

「都不喜歡。」妳說。

真的嗎?

我記得講到影劇新聞,妳如數家珍;也記得妳說參加了吉他社,因為從小練小提琴,所以按弦手指都不會痛。再往前,還記得妳在國小時候拿過珠心算比賽名次。我不會說分數、名次不重要那種鬼話,但相較於考試,有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會是更重要的事。那可以是主流的國英數,也可以是冷門的音樂體育美術,當然像弟弟那樣愛打電動也很好,重點是,妳打心底喜歡,做再久都不會煩不會累。

要找到這些事物,或許得花些時間四處碰撞,不過,我相信妳會找到的。

送你的照片,是我上禮拜在台東成功港邊拍的,起初按一般對焦清楚拍,怎樣都不對,後來忽然想到讓它故意失焦,手繪郵票或明信片的感覺就出來了。人生很多時候也這樣,找到喜歡的事物,做熟它以後,規則就換妳來定了,那種成就感、自由感比考滿分更過癮。

高中,某種程度和男生當兵一樣,起頭很無趣之後熟了就很好玩,妳還會碰上許多情況,無論如何,從「have fun」的角度面對,會有意想不到的成果出來。

加油!

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