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1.jpg

我喜歡讀機上刊物,喜歡的程度……嗯……比喜歡空姐還喜歡。

覺得機上刊物比絕大多數旅遊雜誌好看,正因為它從誕生的那一刻就是疏離的,和你註定只有最短幾十分鐘最長不過十幾小時緣份,因此介紹的地方永遠簡單、純淨、美好無匹,從不鼓吹旅行的意義,也不囉嗦一堆必去之處必看之景必買之品必吃之店或者叮嚀這提醒那比你媽還會念。這難得特質,即便在厚如文學月刊的德航(Lufthansa)也一樣。愛看不看隨意瀏覽完畢之後,只要翻到最後一頁,就能輕易找到對應的航線,幻想下一回如果有時間一定要搭他們的飛機去玩玩。雖然你從沒實現過,卻從來不曾感到絲毫遺憾。

More »

20120207.jpg

這寂寞,不是上網、打怪、玩鱷魚洗澡、啃小說那種殺時間等級的,而是連當事人都無可名狀的巨大空虛。當事人的定義,包含個人、機關、社會、國家……

最先想到的是標語。小從學校公司,大到橋上路邊,你從小就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讓牆壁乾乾淨淨就好,要去寫一堆字囉嗦講了根本無效甚至憑添反效的話語,好比他曾經真的在以前公司碰過部門主管說:「我們來開個會,討論怎麼減少開會」那種詭異景況。

More »

20120201.jpg

照理說,有個逗點或冒號在中間會比較不像打錯字,不過我對語意不明這事不堅持,就算了。

自從多年前《料理東西軍》開始,凡事堅持、嚴選、守護已然成為新聞台、行銷業家常必備良藥,連報個炸雞排路邊攤都要說每天嚴選新鮮雞肉堅持不用回鍋油以守護傳承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好味道。

再不然就是某海產店堅持只用現釣某某魚,如果沒釣到就乾脆不開店。(老遠來的客人撲空了怎麼辦?去仆街嗎?)

忽然想到西藏喇嘛和廚師比賽。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