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523

 

「把拔,我想拿一張紙給聖誕老公公畫身體。」

「喔,好啊。」我頭也沒抬,隨口應了一聲。

「畫好了。」

「哇~~」沒想到是這樣啊。頭部看來是學校教的勞作,然後她用紙畫了身體接上,成了複合材質創作。

「還要畫禮物。」「還要畫拐杖糖。」她在小桌子上,認真地一筆一劃添了蝴蝶結、添了拐杖紋。

「畫好了。」
「喔,好棒。」

「我想放在馬麻桌上。」
「為什麼呢?」
「這樣聖誕老公公來的時候,我要送給他。」

原來孩子的用心是這樣,算是回禮吧,真有意思。

「我要寫名字。」她找了個空位,寫上唯一會寫的「蓉」。

「還要寫‭ ‬12‭ ‬號。」不知道為什麼,這回把學號寫在背面。反覆確認兩面都‭ ‬OK‭ ‬以後,才小心翼翼地放在床邊化妝台上。

想到有些父母以早日認清現實為名,跟孩子說世上沒有聖誕老公公,這事說錯也沒錯,那個紅衣服白鬍子、由馴鹿拖著雪橇四處送禮的胖老頭兒,確實似乎沒人親眼見過,然而,爸爸媽媽可不可以就是聖誕老公公?在天上的胖胖阿公可不可以就是聖誕老公公?好像也沒人規定一定不可以。

世上人事物紛紛擾擾真真假假,只要孩子的笑容是真的,就夠了。

 

 

「㞢ㄨ ㄊㄡˊ ㄙㄢ~」小苗說。
「妳怎麼知道?」我大驚!
「這裡有寫啊。」她指著螢幕裡 plurk 的名稱。
「喔喔。」

好險,她還不知道把拔就是豬頭三。是豬ㄝ。

 

「ㄟˋ,妳以後上國中會跟我玩嗎?」睡前,我問小苗。
「以後,給你聞臭腳丫就好啦。」
「那……高中了會跟我玩嗎?」
「放屁給你聞就好啦。」

這孩子有成為蘇察哈爾燦潛力,我真是喜歡的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