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6

 

前面說到你得推敲老闆心裡的兩本或多本帳簿到底放哪,即便敲出來了,嘴巴也得收緊,別四處張揚。

說到口風,開業之初到各家跟幾個高階主管提案,發現大家最有興趣的不是我能幫他賺多少,是老東家的營運數字,舉凡營業額、毛利、員額編制等等,以及幾個關鍵大案的操作手法,一問可以動輒 2 小時以上。由於老東家在同業動見觀瞻,老闆們有興趣很正常,倒是關心過頭了一直問一直問有點麻煩。

說多,雖取信於對方,但一來有洩密問題,哪天回力鏢打到自己,二來我的誠信自打嘴巴。

不說,要嘛被認為拿翹,要嘛被認為檔次不夠根本接觸不到這些數字,恐怕接下來要拿案子有點困難。

說不說都兩難。

「9 位數。」我這個數學白痴竟然用了國中學的十分逼近法。
「1 開頭跟 9 開頭差很多哩。」
「比較高的那邊。」
「所以是多少?」
「很抱歉不能說,不過是偏高的那邊。」
「有過半嗎?」
「有的。」

「所以是 6、7、8、9 哪個?」

「很抱歉不能說 。」「老闆,我知道您很想知道。老東家的各種數字,從營業額到 EBITDA 到各 BU、各部門比例分配我都記得,不過如果為了拿案子跟您講了,您覺得我這個人還可以相信嗎?」

數學上,十分逼近法真的是要逼近十分;有些應對上,採取十分逼近法的用意是為了十分遠離。

現場靜默半秒鐘。

「好,你繼續說吧。」

繼續的意思並非從此天下太平,只是暫時不問,後來還是時不時用回推法來敲,比方當講到某事時,他會跳一句「這個佔幾趴?」

「不好意思。」我微笑。
他點點頭,「好,你繼續說吧。」

「我聽到不是 OOXX 嗎?」
「這個……嗯……不大清楚。」
「好,你繼續說吧。」

最後案子還是拿到,只是過程得步步為營。出來做生意固然能賣盡量賣,卻不需要為了取寵把自己給賣了,很高興對方也能理解。

然而,相較於外面老闆,自家老闆更難對應,十分逼近法完全派不上用場,大概得動用圓規和三角板作圖來抓話語的內心、外心、重心、垂心、旁心在哪。下回分解。

 

※ 《少林足球》這個鏡頭,不用多說相信你懂。

20150313

 

因為記錯時間,所以臨時約了一個朋友。

因為朋友暫時抽不開身,所以臨時走進一個市場。

因為市場很擠很熱鬧,所以臨時想走進一條沒什麼人的窄巷。

因為窄巷被大路切成兩段有點看不清到底前面有路沒路,所以臨時想乾脆走到底。

因為走到底看到一個時鐘和幾張老椅子與晒衣服的畫面很吸引人,所以臨時想拍。

因為停下來拿出手機要拍,所以狗狗臨時就走來旁邊抓癢。

因為牠,畫面整個活起來了。

然後,走回朋友公司附近。

因為用餐時間人多而我們都不想擠,所以臨時改換路徑去了個安靜的咖啡店。

談起彼此近況,都好,特別是他,氣色、神采明顯比在前公司時候好。

聊完後,走去約好的客戶那裡簡報。禮拜五下午,大家都輕鬆,很好。

談完,回家外出晚餐,因為本來要去的港式小館客滿,臨時到斜對面的中式小館,點了沒吃過的水餃和炒菜,沒想出奇地經濟實惠且口味清淡,非常好。

因為時間還早,臨時帶小苗去檢查眼睛。醫生說弱視略好些,但要換鏡片了。也就換。

看完醫生,因為書局說姓名貼做好了,我們又臨時開去書局拿冰雪奇緣的貼紙,比想像的更可愛。

回到家,還有很多工作事得一一處理。

「每次與你聊天都覺得很有趣。」這時,中午的朋友 LINE 來訊息。

「same here
還有立刻可以理解的暢快,跟 OO 就不行,哈~」我八卦了某人。

2015.3.13, Fri, 幾天冷雨後初晴,從記錯一個時間開始,意外連動了蠻好的一天。更好的是,背了筆電不知走了幾公里,本來有點事掛心,走著走著也就消散了。

這條新聞時,忽然想起一朋友。

多年前,朋友說全組員在部門會議上和總監對槓,結果組員們全哭了。

「拜託,不能哭啊。哭了就弱了。我如果是他,更用力電你們。」那時我在 MSN 另一端說。
「你怎麼知道?」「他真的就繼續罵我們,結果大家哭成一團。」
「要哭也是回去私底下哭,公開場合絕對幹到底!」空悲憤是沒法救國滴,要救國,只能靠槍桿子。
「ㄟˋ,你要不要調來我們部門?」

早在他們部門成立之前,西醫歐就跟敝老大說要我過去組建團隊,那次裝傻閃過,怎麼可能再跑回去?

「我如果當時點頭,現在搞不好就是你們主管。」

蘇永康說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主管其實也不該讓組員流淚。大家有力氣在那瞎吵,不如像敝單位多吃吃蛋糕下午茶牛排什麼的,大夥肥嘟嘟一團福氣,不是很好嗎?

近幾個月比較有感的關鍵字:

1. 氣場
說出這詞兒的人裡面,能真感其事似乎不多,跟著講很酷就是。

想到一個人:總裁大老。他的氣場不屬於強不強的二分世界,是「包圍」,當其他聖鬥士們猛力發揮小宇宙,他的氣場如雅典娜般可以包住周遭人事物。

2. 不上心
原意不用心,偏向負面;用在人際對應與在乎上,不讓情緒上心頭,反而好事。

想到一副總,在任何情況跟任何人都可以談笑風生並讓對方感到愉悅,對自身業務領域也操持得沒話說。據同事說,他的宗教信仰有相當大關連。

不久前偶遇這副總。

「前幾天才跟某總聊起你。」
「我?我都離開這麼久了。」
「他對你評價不錯喔,還誇你是文青。」
「文青,文青不是罵人的話嗎?」
「我說你根本是憤青吧,哈哈哈~」
「對對對,憤青好憤青好,哈哈哈~」

40歲上,還能搆上個青,偷笑都來不及還上什麼心這是。

和老東家資深同事聯繫一件合作案,話匣子聊開,她說如果我沒閃,13年資歷,假設搬到編輯部,不只可以排第五老,僅次於總編、AD、產業召集人和她,還能得 10 年金牌一枚。

「不用,謝謝。」我笑了。
「懂~懂~」她完全明白。

「其實排第二的 AD 不過早我半年而已。」再補一槍。

—————–

想起去年有回碰到某同業套交情,問我認不認識某某,我說很抱歉不是賣老,別部門只認識副總以上,真的,不是故意不是故意不是故意,都是開跨部會議、開主管營開到認識的。

沒說的是,那一票裡有幾位曾是我在主管營的「拔階組員」;又有幾位在我閃人前來約喝咖啡,原以為送行哪知來問要不要內轉。

「你……你是認真的啊?」等人家後來專程來追進度,我竟然這樣回答。

—————–

日前分別遇兩家同業兩高管,聊起我 30 出頭歲就頂了名義上一個部門實質上一個 BU 的 EBITDA。
「EBITDA?」對方一臉狐疑。

「呃……沒什麼,財務名詞而已。」

對一個大學聯考數學低標都不到、本來只想當攝影記者的傻蛋來說,沒想到反覆看幾年也就摸熟了。或許來自大學時候讀吳念真《無言的山丘》劇本啟發。

裡面有段台詞這樣寫:
『人跟人看久都會相識,林北就不相信字看久未相識。』

一個沒有圖片的純財務試算 excel 檔竟達 25M,林北曾經跟它拚了,一頁一頁看一格一格看一個公式一個公式檢查,最後不但摸透還能做 1 page 摘要版給老總,應付西醫歐的天問。猜題命中率,這麼說吧,可以開算命攤了。

—————–

說到 EBITDA,有個畫面已成絕響。

在某單位時期曾和該單位老總與總裁大老,就我們三人關在會議室談財報。總裁大老對數字又對作法碎念,老總幾番說明都被打槍,後來忽然暴走大吼,讓總裁大老吃了一驚。我這小咖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場面忽然非常尷尬。

「表達一點意見而已嘛,」大老不愧大老,空了幾秒鐘隨即自打圓場,「事情是你們在做,你們當然有決定權,我只是表達一點意見,你們聽聽看可以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我也沒強迫你們一定要接受是不是?」

是不是?

這個這個……在當下,就算不是也要是。在之後,就算是也不能是。

以上,你懂也好不懂也罷,我只是陳述一些經驗,你們聽聽看可以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我也沒強迫你們一定要接受是不是?

在路上看到某房屋仲介的大數據廣告,聯想到在老東家時候與某特助對話。這特助是西醫歐專門找來做 data mining 的。(這不,企業用語跟青少年流行語一樣,三兩下就換個 term,舊瓶新酒顯得自己很跟得上流行。)

他一直抱怨老闆不懂這不懂那。

我說,老闆找你來不是真要你挖掘什麼偉大的東西。
「ㄏㄚˊ?」這位曾在各大企業做統計的專家傻了。

「數字是用來為政策背書的,這樣很清楚了吧。」

見過 N 次這種場合,哪家的專家都一樣,解讀數字的是人,想怎麼聽數字、用數字的也是人。你以為的自然科學,實際上是社會科學。

——————-

又有一次,特助說起我是他碰過的人裡面少數觀念比較正確的。

「ㄏㄚˊ?」這回換我傻了。
「你不會鑽在數字裡面。」

「那當然。」我說,「做統計、跑迴歸,你們是專家;可是我會行銷對應啊,哈~」

「對,這也是我這幾年在各家很少看到的。」

這個……數學爛,至少要有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