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teng

 

多年前不知道吃什麼,某回碰巧看到鄧師傅才吃,吃了以後每回來高雄,包含出差,都列為必備行程,只因為這是小時候常和爸爸一起吃飯的館子。

 

旅程本來純粹見見朋友、隨意逛看,結果忽然這裡一想那裡一想,去了爸爸以前工作的地方,地址都還記得一清二楚。單位裁撤了,建築物還在。我還記得五樓員工餐廳裡好手藝的廚師,麵食、滷牛肉都好。

 

吃到肉排的時候,裡面的紹興酒味讓我想起了外省老兵的味道。印象中,他和朋友們大多喝高粱、大麴、茅台、陳紹。那年頭,台灣經濟好,單位很賺錢,大家每天都笑嘻嘻的。

 

啊,還記得單位裡一樓有位書法寫得很好的伯伯,那時小學什麼都不懂只懂跟他瞎鬧,他拿了作品問我覺得如何,我竟跟他說「功力不夠」,他哈哈大笑說:「對對對,功力不夠功力不夠,要再練練,哈哈哈哈~」很豪邁的笑聲。

 

真的見過世面,懂得欣賞傻孩子說傻話的老軍人。

 

不知為何,那種胸襟的人以前似乎比較常見,現在的人老是爭論,少了點什麼。或者,還是,因為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