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功課都寫完了嗎?」May 問。
「還沒啊。」小苗回。
「怎麼沒寫完!!」
「只剩下一行跟罰寫 20 遍而已。」

 

「那妳都在幹嘛?」
「玩遊戲啊。」

某晚去便利店繳路邊停車費,長得有點像余皓然年輕時候的美眉店員手腳相當慢,前前面那位大哥才買幾瓶飲料就快忙不過來,收錢、裝袋、打收銀機工序混亂,因此即便小店人不多也排了長排。

 

飲料男買完,接下來是我前面晃來晃去不知想幹嘛的高瘦大學男。

More »

pigeon

 

上午到寶塔拜爸爸,小苗聽到念經聲音,看到穿袈裟的和尚,以及大殿三尊大佛像,好奇問了句:

 

「這是孫悟空嗎?」

 

看來這兩個月來被大陸劇洗得很徹底。

 

這禮拜請一天假去玩好不好?」我問小苗。
「不要。」
「為什麼?」
「快要開學了,你知道嗎?」

 

原來是我不上進……

 

………………..

 

以前帶 team,每月一次食尚玩家,由我喬時間帶大家出外開小差一整天,連上報長官都不用,起初還不錯,後來其中幾位同事顯出興趣缺缺,說想趕快回去做事,也就改成有食尚沒玩家。吃好一點,錢還是我出。

 

最好的一次是去國賓 A cut,雖然已先去吃過,對價位充分了解,但刷卡時仍不免手抖了一下。

 

我問大家知道為什麼要來嗎?回答喜歡吃好肉者有之,以為我股票賣在漲停板有之。

 

「不是啦~」「偶爾感受一下好貨色、好服務,對工作是有幫助的,我這樣練習了多年,學了很多,也想讓你們感受一下。」

 

有人點頭,有人的眼神透露出「原來你常常十一點多就不見人影然後下午兩三點才回公司是這麼回事啊」的神情。

 

實不相瞞,A cut 就一次,其他都是去吃水餃,真的!

 

 

(這事後來傳出去,接到不少別單位同仁來電、來信問敝單位有沒缺人……)

循著導航開到楊梅賀斯洋食廚房已經是午餐時段末尾,出餐沒多久,廚師自己弄了個漢堡拿到外場,邊吃邊滑手機。吃完結帳,看到櫃檯裡邊桌上又一個肉醬漢堡,想來是外場服務生自己吃的。

 

這樣隨意吃著自家做的食物,感覺還不錯。想起有回也是午餐末尾,在住家附近的自助餐,老闆和工作人員自個兒打了菜圍坐一桌,嘴巴聊著朋友們的八卦,眼睛掃著門口有沒有新進來客人要招呼,蠻好的。

 

看過最生動的畫面,是在同安街那家無名麵線羹。那時小老闆還在掌杓。

 

某天下午,大概是他的休息時段吧,外面另有人顧,他坐在神壇前的客廳打電動,桌上擺了碗麵線,過關的空檔,立馬抓起麵線大口扒幾下,然後,繼續打。

 

beef

 

 

前面說到蒙老闆召見結果遇上刁鑽犀利外角滑球,幸好步步為營謹慎選球,不敢說擊出長打,至少沒被三振或刺殺一壘前就阿彌陀佛了。

 

那是西醫歐,久久下金牌召見一次,自然神經緊繃全神專注,但和你最親近的直屬長官,反而有時候──咳!咳!我是說有時候──會是最容易讓人揮空的。

 

和某老大工作時,有天他從茶水間回來,端著茶壺繞到我位子邊順口說了這麼一句:

 

「ㄟˋ,你來一下。」

 

這種不當著組員們講的,通常,嗯,你知道的。

More »

安親班下課,小苗講起日前地震那晚幾位同學有的有感有的無感以及當時在做什麼。

地震時十點多,小小同學們幾乎都還沒睡,特別是從幼稚園起每天都很早到校的小晴。

「哇,她這麼晚還沒睡,每天還能這麼早起喔。」「她是不是都第一個到?」

「有時候第二,有時候第三。」小苗說。

「妳看人家這麼早起床,很早到學校,妳都睡懶豬覺動作又慢吞吞,每天都快遲到。」

「早起床晚起床,還不是一樣都會到!」

好個大將之風,嗯……同時再次感謝小苗法師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