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4

 

打鐵趁熱,拍一部《我的二兵時代》好了……

 

話說:

 

  1. 我的白豹步鞋不只過了新訓,去幹訓班還能跟大官帶的籃球隊打全場。碰到大官投籃會自動跳不起來,所以蓋不到火鍋。

 

  1. 膠帶纏 65K2 步槍會留殘膠,用綁腿就好多了;沒吃完的零食也可以捲一捲,連橡皮筋都省了;一堆人內務盒鬆了都馬用這個綁。簡直生活智慧王了哇操~

 

  1. 戰術背包沒什麼用到,不熟,倒是知道彈袋可以插七七乳加,空間設計得非常剛好,緊貼彈匣邊,讓人幾乎忘了它的存在,一定有他媽的官商勾結,要不然為什麼美國的士力架就很難擠?夜行軍走一走忽然抽出來咬一口,比牛仔抽 Marlboro 帥不說,還比 Marlboro 擋餓。

 

  1. 拗別單位料件很遜,同梯有一個接手學長帳務半年不到就由負轉正,我問這位跟呂安妮一樣念台大商學系的高材生怎麼經營的,他說經他媽XXXXXXXX營啊,做的啦。能從十萬名考生裡脫穎而出,果然不是普通優秀,髒話構句都比別人複雜!日後看《刺激 1995》,Tim Robbins 演的那個幫典獄長作帳的角色,老讓我想到他,可惜我後來調單位,來不及請教財務技巧終極奧義--無想轉帳。

 

  1. 外島有些單位棉被不是拿來蓋的,永遠保持摺好狀態,要自己買睡袋。你當然也可以不買,堅持睡棉被,等隔天一早看到所有人用電話卡 ㄆ一ㄚ ㄆ一ㄚ ㄆ一ㄚ 很快夾好線整完內務就你還在從頭摺起,自然明白適者生存是什麼意思。

 

  1. 讓人最賭爛的是另一個同梯在退伍後說,他用了某個方法幹了當年新發下來只有外島才有的迷彩防寒長大衣,我說塞林老師OOOOOOOO不會早點講喔,他說「我以為大家都知道」。他是後勤單位的,這樣各位同學都清楚了嗎?

 

  1. 跟以上諸多洨確幸比起來,某中校自購軍品玩得開心,除了心高氣傲外加花錢爽快惹得長官們面子掛不住之外,其實算不上什麼事兒。因為和我常在酒店相遇的長官們必然曉得,笨蛋才自己花錢。

 

 

(本來要寫 PPT,哪知變成 PTT…….)

 

 

dad

「從 What color 以後才是把拔對嗎?」記得小苗前兩天說我常穿灰色衣服。

 

「不是,全部都是你啊。」

 

好,fat……就算了。

 

「有 not happy 嗎?」

「你常常都在生氣。」

「那是因為妳不乖啊。」

 

「我哪有 mad?」

「你現在不就是?」

 

這孩子是宋世傑轉世嗎?

20150918

 

日前回老家幫忙看顧頂樓一個小工程,弄完以後想去 Sunny Pie 說的大溪合珍香餅行。上回買了白豆椪、綠豆椪、椪餅都好,但沒買到地瓜餅,這趟去試試運氣好了。

More »

偶遇老東家 A 總,一見面笑容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說起這個那個,就……嗯……

 

記得他的咖啡。

 

曾經同樓層那段時間,他偶爾會拿著手煮塞風到處走,有天走來我這問喝不喝,我說喝啊,喜歡喝黑的沒問題,自此便成了常客。

 

離職那天他出差,特地去精品咖啡店買了兩包水洗耶加雪菲放他桌上,還寫了張紙條,感謝他的僕人咖啡。

 

因為 A 總想到了 B 總,十多年前在他底下做事,後來調單位,和他變成有點朋友的關係,當然,我還是後輩。

 

不久前,他見到我第一眼就說:「你以前那個動不動就『不跟你玩』的樣子沒有了。」

 

「啊,是嗎?大概是開業要處處吞忍吧,哈哈哈~」我說。

 

在他底下做事那兩年,脾氣確實很糟,有幾分遇誰就滅誰的自以為是。

 

那天氣氛有點微妙,我們雖然仍聊了許多,包含若干這些那些,但在氣勢開闊度、行動積極度上,我有點想……嗯……煮杯咖啡給他。

「把拔,我有做過夢喔。」小苗神秘兮兮地說。
「真的嗎,夢到什麼?」我想是寒眠吧。

 

「夢到 LINE TOWN。」
「妳跑去 LINE TOWN 嗎?」
「嗯。」
「那妳是誰?熊大嗎?」我想起她說喜歡熊大。

 

「我是兔兔,然後跟潔西卡、詹姆士還有饅頭人去……」

 

後面那一大段完全聽不懂,想說隔天一早再問。

 

「妳昨天說夢到 LINE TOWN,妳是……莎莉還誰?」

 

「唉呦,不想講了啦。」

 

真害,我不只沒記熟 LINE TOWN,也從來沒搞清楚美少女戰士真珠美人魚飛天小女警小魔女 DoReMi 這一拖拉庫到底誰是誰還有那一長串變身咒語是在念三小。

 

霹靂卡霹靂拉拉 波波力那貝貝魯多,讓我一次全部記住吧~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20330000010KK0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