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苗!」

一回頭,是小昱。他說傘壞了,所以穿雨衣來。透明的薄雨衣似乎沒能擋住雨水,他還是一頭溼。

我把大傘給他們,兩個孩子手牽手從天橋走進學校裡。

從小苗的描述和我幾次在路上遇到的經驗,小昱可能是過動或在情緒~行為有點狀況的孩子,有時候會突然不見,老師得發動全班去找,也有點頭痛。當然,他因此受罰的機率也比別人高。

家庭方面,上學時候他雖和哥哥一起走,卻偶爾兩人各走各的,哥哥一碰到同學就沒空理他,兩個人距離遠到不像同一家人。他老是帶個小玩具在手上,自己跟玩具一國。

今天校外教學,小昱因故不能參加,不過也許剛才和小苗手牽手走進學校,多少有點和同學一起玩的感覺。我希望。

忘了跟小苗說,可以分一包零食給小昱,讓他在學校裡吃。

回想自己的學生時代(即便到現在),有點活在自己腦袋裡的世界,而跟人情世故接觸不良,所以對於「跟玩具一國」感受格外深刻。

這種事情基本上無解,要說呼籲老師或同學一視同仁,實際效果有限。倒是小苗如果能和這樣的同學保持這樣的關係,也挺好的。

再怎麼樣,每個人總有幾個朋友,就算不一定和你同一國,至少你知道對方始終在不遠的一邊,也就夠了。

princess flower

angry sister

「這是學校發的,你要不要去上課?」小苗拿了一大張紙來問。

看了一眼,社區大學課程表。

「不用,謝謝。」

「你看,有攝影課喔。」

「不用,謝謝。」

「攝影ㄝ,你真的不要嗎?」

「我……我去當老師嗎,哈哈哈哈~」

「這邊還有家庭水電 DIY。」她根本沒聽我在講,繼續推銷下一個產品。

這位櫃姊可以不要一直拆客戶的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