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suko_20160530_1

Atsuko_20160530_2

蠻感動的小聚,得知彼此都好,而且相互交流跨領域專業,蠻好的。唯一可惜的是要開車,不能喝酒。

忘記吃這家「厚子洋食」幾年了,今天才知女老闆姓五十野。她的國語還是帶著日本腔,個性還是酷酷的。

以前,平日還做一套180元的商業午餐那時候,某天好奇問她店裡某個設備是什麼,被她喝斥:「現在不要問我這個!」我看她一個人忙著出餐,知道只是個性直,沒故意兇人的意思,也就安靜回座位上。

「那個是冷氣。」不忙了以後,她回。我喔了一聲,笑了笑。

喜歡直爽的人,眉角好抓,相處起來反而簡單。

Curry_20160530

咖哩那球是可以不用撲的,基本上界外機率比9999純金還高,開賽不久外加領先幾分,絲毫不危急,以職業球員的判斷力不會不知,然他還是冒著受傷危險衝出去,摔在觀眾席裡,久久才起身。

果然摔傷,幸好手肘一點點,不礙事。

真的是幸好,以他的重要性,弄到手,三分準頭差一點點就差很多;弄到腳,他的腳踝才剛痊癒,再傷怕就提前畢業。別忘了,和他對位的西河是體能怪物,完全健康再加長高5吋都不一定守得住,更何況受傷。

贏球的慾望超越一切!

不知道其他隊友有沒有感受到這一撲後面巨大的企圖心,但球賽好像從很前面的時刻就決定了一些事情。

接觸幾個產業,專有名詞繽紛各異,講的東西倒萬變不離其宗。

 

想到若干年前第一次聽 CPC、CTR 這類名詞,初覺天旋地轉,後想與傳統 DM 行銷所講回應率相關計算沒什麼不同,一轉就轉過來了;然後PV、UU再到成長駭客,和你開麵店要抓過路客,把過路客變熟客、熟客變朋友、朋友再帶朋友來,原理相同。

 

無論多精實創業,不脫做生意將本求利、風險最小化本質。incubate更妙,比起來,入(乾)股反而直接多了。行走江湖的人一個精過一個,管你層層包裹,總包不住為名為利。

 

進而多了解一點公司營運的財務數字,結論很簡單,世上公司無論類型怎麼變,只有兩種:

1. 會賺錢的(包含從低基期拉上來的)
2. 不會賺錢的(包含從高基期掉下去的)

 

李嘉誠接受訪問時曾說過,對於專家學者,我們尊重。不過,生意說到底,是我們自己在做的。

 

巴菲特、科斯托蘭尼的書裡,不大會看到難懂的字句。想來他們一來對世間人事物早已嫻熟於心,二來或許如巴老爺所說:千萬別投資你聽不懂的東西。

20160530_3

一個大活動結束,總召找我一起慶功宴,我想自己只是 La Desire(喇低賽),沒資格吃飯,然百般推辭不掉,還是厚著臉皮去。

 

到了現場,媽呀,平均年齡小兩輪吧,饒是我在西醫歐中醫歐面前也沒在怕,這下卻完全不知從何喇起,只得專心夾菜大口快吃。

 

忽然,一妹問「怎麼當自由工作者」?

 

哇靠,這…….

 

「嗯,自律。要自律。」我首先自律不要再夾烤山豬肉配生蒜苗了。

 

「那要怎麼練習自律?」

 

ㄚˊ??

 

一剎那九百個念頭起滅。我什麼砍站,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去上班。」我說。大概沒有比這更精準的答案。

 

如果不是像 Steve Jobs 這類天生創業家,那麼,在有限環境裡鍛鍊,或許反倒是有一天自創天地的捷徑。儘管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

 

慶功宴沒多久,在另一個場合碰到一個資深藝術工作者,聊起漢聲雜誌報過的「剪花娘子」庫淑蘭,我還記得曾經買過那本,後來不知放哪去了。

 

庫淑蘭固然天生藝術細胞,卻也不是第一天就這麼厲害,大娘平常種地、帶孩子、做家事,schedule 可能不下大總裁,利用零碎時間剪剪剪,剪了不知幾個十年,剪成了媒體眼中的素人藝術家,可大娘還是大娘,帶著村裡媳婦們繼續剪剪剪。

 

倒是年輕一輩裡有人搞文創了,周邊產品很多,經濟也好很多,唯獨手藝沒有。眼裡都是錢字號,心裡只剩縫隙容得下剪紙。

 

他講起庫淑蘭作品裡的衣服花色繽紛,實際是用村裡大夥剪紙掉地上碎屑拼湊的,聽得我頭皮發麻,換成現在網路用語,要講有神快拜。

 

然而,無論千百萬個鄉民封神,大娘始終大娘。她心裡沒有自由沒有自律沒有創業沒有財報,只有喜歡,能靜靜做著喜歡的事,是人是神,都不及手上一張自己看了會笑的剪紙。

20160530_1

這些年很少參加宴會場合,年紀漸長,一頓飯動輒三小時,法國大餐也吃不消,還是喜歡飯麵餃,省時簡便又管飽。不過,一個和我們全家都好的朋友結婚,不只早早答應參加,連老婆小孩都帶上了。


朋友請了五星級飯店駐唱的樂團友情跨刀,音樂水準沒話說之外,男帥女美,耳目都享受。

然而,最吸引我目光的不是年輕漂亮的小提琴手,而是鄰桌這位老媽媽。從頭到尾笑嘻嘻的,拿著手機東照西照,台上樂手要大家打拍子,她也跟著做。後來,該桌有人請神似 Bruno Mars 的薩克斯風帥哥過來合照,她笑得合不攏嘴,彷彿今天才是她大喜,非常可愛!遠遠看到這景象,抓起手機趕過去拍,可惜沒抓到。

回春的不只老媽媽,朋友也算。

朋友是男方,再婚,所以親友不收禮金;女方親友則比照一般,收禮金,拿喜餅。第一次參與這樣場合,在收禮桌旁觀察一下也就明瞭於心,沒多問。

一個場合,看到兩種「C 型人生」。

這是多年前一本商業書的名字,意指「Cycle」。由於科技進步、人類壽命延長,連帶使得人生進程也跟著改變,比方以往說20多歲學校畢業,然後30多歲要成家立業、40~50歲步入收割期與穩定期,現在可能循環發生,工作做一做又回去讀書;成家可能不只一次;年紀進入穩定期照樣可以創業;高齡者因為醫學與整形美容技術,會擁有和青春期一樣活躍的社交活動……

當人生不再線性發展,而是循環演進的時候,會有許多新商機冒出來。

吃飯場合,我無意去想要搞什麼生意,單純欣賞台上新人與台下老媽媽的快樂。

朋友堅持不收禮金只收祝福卡片,我寫了一張,也請女兒畫一張,這樣送上祝福,要比寫成語有意思多了。

祝福朋友,再婚,幸福 2.0。

20160530_2

2014.5.13,在Costco海鮮區聽到的夫婦對話:

夫:(指著蝦子說)一隻才40。
妻:喔,好啊。
夫:(拿起來)啊,這個一次要煎8隻哩,它整個是冰起來的。
妻:那你就一次吃到中風啊。

「你要拿到燈下面看。」小苗說。

還沒到燈下面我就大笑了,距離國中同學阿義把國文課本裡騎在馬上的鄭成功畫成北斗神拳的拳王拉歐,已經足足30年了……

20160517_01

20160517_02

 

「你不是說要打電話給架定迎?」

「什麼?」小苗滿嘴麵包,我沒聽清楚。

「夏令營!你不是說要打電話給夏令營?」

「喔,我在忙,忘記了。」

「我就知道你不想給我去,哼!」

關於洞悉人性,女生好像比男生早開竅很多很多,而且還懂得用柔性反擊。

20160509

收到朋友再婚喜帖,非常為他高興。

一個年紀以後,碰到朋友們身邊的人沒出現,偶爾偶爾,會像蔡康永說的,自動跳過不提。

這幾天最紅的是線上媒合吃飯的服務,想到若干年前有天也是這樣風和日麗,幾個朋友開一台車出去吃飯,車上全都老男生,聊起婚姻話題,竟然只有我還在婚姻當中,其他幾位,都得用過去完成式。

「ㄏㄚˊ~為什麼你們這麼好?」我說。

全車爆笑。

只有已婚老男生懂的笑話。Those who had been married knew the trick.

「什麼是報平安?」小苗拿著學校發的夏令營傳單問。

「就是打電話回家呀。跟把拔馬麻說今天很平安。」

「喔,我以為是跟上天祈禱哩。」

厚~~怎麼會這麼可愛啦~~我猜她跟報佳音搞混了。

「那為什麼不寫打電話回家就好?」她問。

說實在我也不知,就像很多行程表寧願寫「賦歸」也不寫「回家」。推想或許曾經某人這麼寫了,然後路人甲乙丙丁就一直抄下來,好像這樣才是對的。

如果查一下辭典,這詞兒的出處和意涵,隱含若干不如歸去的嗟嘆之感,相較之下,回家顯得簡單灑脫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