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0.jpg

看《琴之森》最後音樂選拔賽那場戲的時候,幾近不可思議地,腦中忽然蹦出了國中當學藝股長布置教室的事。

接到學校公布的主題:「復興中華文化」,我只覺得這玩意兒鐵定沒搞頭,從小學起課本、老師、學校、電視灌輸那些老八股還不夠嗎?更何況,中華文化到底哪裡淪喪何時淪喪了,以致必須時不時要來「復興」那麼一下子。

「真是蠢透了。」我想。但,任務怎麼辦?

另一方面,我完全不會畫圖,而且以當時極其差勁的人緣,也不確定會畫圖的同學願不願意幫忙。左思右想,還是先搞定人再說。反正中華文化……不就筆墨紙硯唐詩宋詞東邪西毒南帝北丐……

很幸運地,找到 B 段班的阿益、阿亮、阿桂、阿忠願意假日來幫忙做。A 段班的,很抱歉,都要補習。

「ㄟˋ,復興中華文化怎麼做?」
「龍啊。」阿益說。
「然後勒?」
「不知道,哈哈哈~~」

國中生,誰也沒學過腦力激盪六頂思考帽水平思考法,大家有一句沒一句亂聊,眼見日頭下山依然毫無頭緒這樣下去如何是個了局。

「今天先這樣好了,我回去找書。」

多虧阿益想到的龍,我隱約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成形中,回家找了宇宙探奇這類大本書,想想或許可以跟「太空」搞在一起。

「有在準備布置教室的事了嗎?」隔兩天,我拿教室日誌給班導簽名,他問起。
「老師……」我支支吾吾不知該從何說起。
「怎麼樣?」
「我有想到一個,可是好像跟復興中華文化沒關係,這樣行不行?」
「沒關係,趕快去做。」

不曉得班導阿萬兄是信賴還是懶得多問,總之他說沒關係就好。

「我們來做太空梭好不好?」我拿了書來,上面有 NASA 有太空梭有地球木星土星……

阿益、阿亮、阿桂、阿忠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啊。」大家聳聳肩,表示也沒什麼不好。

接下來,他們沒幾下就討論出怎麼抓比例怎麼構圖怎麼分工,我這個沒用的「書生」只能跑腿買材料,還有在旁邊偶爾發起幾個黃色話題供閒扯。奇妙的是,那幾個假日,我覺得好輕鬆好快樂,比去補習班呆坐有趣多了。還有,B 段班的同學比較不會分你我,有什麼都一起分工一起分享,很有兄弟感。

和大夥工作同時,我一邊好奇所謂能力分班到底分出了什麼能力高下?把我們這群本來同一班的同學硬拆成兩塊,真的比較好嗎?

「這樣好嗎?」正想著,阿益、阿忠一人一邊抓著保麗龍太空梭問我放右下角位置如何。

「嗯,好,很棒啊。」

我們完全沒有「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全程嘻嘻哈哈快快樂樂把原來不知道在幹嘛的「我們的園地」,變成中國龍恣意遊玩的太陽系。

「哇~~~」禮拜一一早,好些同學一進教室看見就讚嘆,然後陸陸續續走到面前端詳。

「你們……後面這誰做的?」有幾位科任老師一上課課本還沒打開就問,大家都指我。

「沒有啦,我只是跑腿的。」不是謙虛,真的什麼都沒做,但一時反應不過來該怎麼把球做給夥伴們。

幾天後,學校公布成績,本班沒進名次。連第三都沒有。

「你們沒得名?」有一兩位科任老師表示怎麼可能。

「啊,對不起,我害大家沒得獎。」下課時間,我跟阿益、阿亮、阿桂、阿忠頻頻道歉。
「沒關係啦,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他們還是一樣嘻嘻哈哈。

一聊開,我原本還擔心他們患得患失,沒想到其實根本沒人在意。每個人都在過程裡玩得很開心,我覺得他們都好會畫、手好巧;他們覺得我沒架子很好相處。從那次機緣起,彼此好像多了個兄弟。

幾年後,考完大學那個暑假,同學拱我辦國中同學會。再看到當年夥伴,大家景況各自精采:

成績向來第一的阿聖,一路建中接台大。
成績向來第二的阿科,考上也是國立的中央。
精明的文藝美少女阿敏在念商專。
如鍾楚紅般花蝴蝶的阿誼念完高職在做美髮業。
本來完全如路人甲不起眼的阿白,竟出脫成瘦高大美女,跌破所有人眼鏡。
熱愛健身、甲等體格的阿忠提早入伍在當憲兵。
小個子阿桂忽然抽高又變壯,也是甲等體格,跑去念了軍校。
阿亮念完高職在做工。

至於當時布置出力最多的阿益……沒念書,染了一頭長髮,在當流氓。言談間盡是參加哪次砍人哪次被砍哪次半夜去飆車的勇猛事蹟。

儘管如此,我還是和他有來有往沒認為那是比較低等的出路,只是可惜了那麼好的天份。印象裡,他和阿亮好比對口相聲組合,時常有爆笑段子冒出來。會搞笑、會畫圖,在班上很得人緣。

「你們都好嗎?」

我當時幾乎沒零用錢,也不懂人情世故,應該沒請你們喝過飲料。現在,很樂意請大家吃喝一頓,都算我的,兄弟!

4 Comments

  1. 當你開始回憶,你完蛋了,那就關不上了。

  2. 是啊
    本來完全沒想到布置教室那件事的

  3. 阿白是誰?
    你就再辦一次吧!

  4. 吳雅萍

    現在有LINE有FB,找個餐廳、發個訊息就行啦,不過喬時間最花時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