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32

 

中午出門前才吃了從老家帶回來的麵疙瘩,應該不餓的,怎麼一個小時後到老東家附近,還是忍不住去了祥哥水餃來上一份 10 顆 + 酸辣湯。

 

「啊,休息了嗎?」下午兩點出頭,已經收桌洗鍋了。

「沒關係,還有。」

「有酸辣湯嗎?」

「都有。」

 

幾個月前還在老東家時,對他的酸辣湯興趣不大,寧願把肚子空間騰給多 5 顆餃子,不過今天特別想喝酸辣湯,真奇怪。

 

才吃了兩個,竟然開始餓了,好像才剛約會就開始想念。

 

要說這附近最讓我懷念的,這家只賣一種水餃、一種湯的夫婦合力小店,大概名列前茅。能夠專心把一件事做到好,靠手藝養家活口、安心自在,某種程度算得上一種修為。

 

回想以前工作的地方有沒有這種店:

 

位在延吉街的 V 公司:趙媽手藝已經比太多店強,特別是麵食,即便許多年後才從舒國治書上得知的秦家餅店乾烙韭菜盒子,也才跟她打個平手而已。

 

位在中崙市場旁的 J 公司:我們吃這吃那的店家很多,卻都是大夥在一起歡樂氣氛取勝,要說多年後還會自己跑去的,可能是延吉街巷子裡的台南米糕吧。

 

位在八德路、東興街口的 B 公司:絕對是那家日式料理小店「出雲」,可惜不見了。

 

老東家還在敦南時期:也是水餃,母女二人經營的雪蕾水餃,還有現在依然經營有聲有色的餘記小館。可惜和餘記現址同條巷子的義大利麵店 Piano Piano 不見了,那家是我們住新店時,假日很喜歡去的店。

 

嗯,新店:並列第一名的是斜對面的傣族雲南小吃店,以及幾年前就不見的汕頭麵。

 

在老東家某單位於四平街口時期:很少去鼎鼎大名的富霸王,它好吃沒錯,不過人多、油多,不算我的菜。那時最常去的似乎是歌德義大利麵,後來也不見了。

 

以統計的角度看,有幾個特性:

  • 經營者僅為 1~2 人。
  • 適合一個人或兩三人用餐多過一群人。
  • 麵食。
  • 低單價。
  • 吃完還可以四處溜溜。

 

一個人靜靜吃著餃子,邊想應該要整理一下這些店,以為很簡單的,實際寫起來時不時得停下來倒帶那家叫什麼名字啊?真的只有這一兩家嗎?想出來的時候,會有點欣慰的喜樂感。

 

偶爾把時間花在整理一些不重要的小事上面,感覺還不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