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s amusement park

 

一個年假,接連相認國中、國小同學,然後又在最後一天終於跟住在永康附近的當兵時期朋友聯絡上(這些天每天打一兩回,好不容易才接上),很高興得知他們一家平安。電話接通之際,他說水才剛來沒多久。

 

當人生動不動以 decade「s」為回溯計時單位,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似乎一下子清楚很多。

 

讓我最深刻的,是和 C 聊天的下午。

 

C 和我國小~國中同班、高一同校,交情不算好,我甚至惡作劇捉弄過他幾次。當然要說欺負,有太多太多人排在前面,拳打腳踢、砸爛東西什麼都有。

 

「現在想起來,那些其實不算什麼欺負。」

 

在眷村改建國宅的社區 7-11 前,我們各自喝著瓶裝綠茶,旁邊放著他送的肉乾和豆干。他邊抽煙邊嚼檳榔,然我不在意這些,還是隨意聊著從小學到出社會的種種,本打算講個半小時一小時的,沒想一轉眼三個鐘頭過去。

 

「我再把你加到國小的群組裡。」結束前,他說。

 

「好。」

 

「下次來台中。」

 

「好。」

 

回程路上,我一直想著「那些其實不算什麼欺負」這話,覺得很慚愧很慚愧很慚愧。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我會希望大家能有一次機會,一起去兒童樂園玩幾個刺激的設施。或許,那些歧視或欺負會早一點消解,嗯,或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