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年關將近的關係,上禮拜有個賣魚乾、魚鬆、鮪魚糖之類的廠商來公司,放了些試吃品在櫃檯,還附了張訂單給大家勾選。

本來是方便的服務,可事情進展一如所有辦公室會發生那樣,大家吃了試吃品之後,加班的加班、閃人的閃人,如果沒有熱心人士清除,一盤盤的樣品很快便會自動變成辦公室佈景主題的一部分。所以當來開會的同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了隔夜的東西而大呼噁心的時候,也就不足為奇了。

「噢,好噁喔,我要吐了。」會後出去吃飯,”誤食” 的同事還耿耿於懷。

「沒關係啦,死不了的。」我說。
「ㄟˋ!」

我說的是實話。說到這,我可是過來人哩。

場景發生在現在的桃園巨蛋體育館,在我唸高中的時候,還叫做自強籃球場──有棚子的半室內球場,有三個全場也就是六座籃框,幾乎每天都聚集了各地好手:有三分比兩分準的怪咖、有慣用騎馬射箭加拐子的老伯、有身高不滿 180 照樣灌籃如吃菜的彈簧腿、有可以從籃框上面一巴掌把人家球掃下來管你什麼 goal tending 的校隊隊長,當然,也有像我這種條件平凡無奇但以為能在空中扭兩下就會變 Jordan 或 Pippen 第二的笨蛋。

除了加蓋棚子可免受日曬之苦,球場還有個特色,就是門口那家涼水攤。

說也奇怪,堂堂一個舉辦縣內籃球賽的標準場地,上廁所不方便也就算了,附近竟然沒一個賣水的雜貨店。如果你沒自己帶水,就得靠涼水攤解渴。

幸好,涼水攤花樣多價格又公道,有檸檬汁酸梅湯冬瓜茶楊桃冰,小杯五元大杯十元,一律用透明袋綁條紅塑膠繩子再插根吸管,隨點隨裝、隨拿隨喝;手頭闊綽點的,也有罐裝舒跑可買。總之,下場後到門口來一杯,再回去坐在旁邊階梯看台喝完以後差不多恰好輪上場,又是好漢一條。集方便、便宜、快速、距離近等四大優點,涼水攤的生意一年到頭都很興旺的很。

還沒進高二升學班碰上大尾等人之前,我最常一起打球的夥伴就是小煌。說巧不巧,他是我國中同班同學,還是隊上的中鋒,高中又同校而且只隔兩班,所以假日也時常不遠數公里之遙,騎腳踏車到自強去打。

某天下午,我們一如往常奮戰了幾場,正打得起勁的時候,沒想到小煌好像踩到別人的腳有點扭傷,只得提前下場。

「還好吧?」我問。
「還可以,可能扭到筋了。」他說。
「先坐一下,等下看情況再說。」
「嗯。」

我們沒離場,先坐在階梯看台,一面等如果腳沒有大礙就再上去,一面仍保持觀察對手的狀況。

坐了一下,小煌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沒太注意,繼續看著場上。

又過了一會,覺得有點渴了,我摸摸口袋還有幾個銅板,就走到門口去買杯涼的。

「原來你在這裡啊。」我說。
「是啊。」他說。

「要什麼?」
「嗯……檸檬汁,小杯。」

「來,這個你先來的。」老闆娘把一大袋透明的冰水準備遞給小煌。

「靠!我先喝。」我一把搶了過去。
「ㄟˋ,那是……」儘管他人高手長也沒我的速度快。

「咦,沒味道?」
「……」
「沒關係,冰水也可以。」我又吸了一大口。

「黑是要乎伊冰腳的啦。」老闆娘見狀大喊。她打開冰舒跑的冰箱,證明所言不虛。

「啊!!!」

想到在地上拖來拖去的製冰場情景,我只能嘴巴開開兩眼發呆,任憑一顆顆袋子上凝結的水珠,順著手抓著的方向由上而下滾動,最後匯集於手肘尖端,和著汗水一起滴落在夏天熱得燙人的柏油路上。

【GUIDE TO EAT】
1. 為保持飲食衛生,搶食食物前,仍應自備餐具。
2. 如果帶銀筷子很遜,青少年朋友用銀戒指、銀耳環試毒也不失為權宜之計。
3. 東西吃了就吃了,回頭再想只會引發嘔吐,反而容易造成身心二度傷害。關於這點,誤食經驗不足的朋友,務必謹記在心。

※ 照片是 03 年在忠孝橋往華江橋方向的橋下拍的,沿路寫滿了「慢」字,用意就不用我多廢話了。

—–

2 Comments

  1. 後來沒腹瀉,所以可以喝!

  2. 對啊,有打球,身體強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