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個案子,想起賴桑。那段發頂級商攝期間,後來再沒出現,算是空前絕後吧,很幸運有機會躬逢其盛。

 

隱約記得賴桑是待過廣告公司的 J 引介的,調回母公司的時候,同事們剛合作一段時間,再由我接手對口。那時賴桑還在新生南路老家,外表看不出什麼,進到裡面才知厲害,所有器材都是世界頂級不說,人更比器材高出幾個等級,不怒而威、再難題目都能鎮住的氣質。

 

合作次數多了以後,我知道他們對別的產業收費遠高過我們,有回忍不住講了很抱歉耽誤你們時間接我們這樣低單價客戶,沒想賴桑和賴太都說,沒這回事,客人沒有分高價低價。

 

不是客氣話,他們的態度始終一致。

 

再簡單的東西都一樣,有回一大早只拍一個小玩具,也是五、六個小時,我在旁邊看得都累了,賴桑和徒弟從頭到尾兢兢業業,像在拍進口名車。

 

拍模特兒更猛,一打幾百上千張,每張只差一丁點,有時候神情差一點點,有時候光差 1/3 格,我和設計看到眼都花了,幸好以前學過一點,配合筆記本邊寫邊篩,賴桑在旁邊老是微笑看著。

 

「這張嗎?」他問。
「嗯。」

 

他微笑看著。

 

「哪裡不對嗎?」
「沒有啊。」

 

還是微笑看著。

 

我總覺得好像有標準答案,他總是微笑不語。面對留日的歐吉桑,很多事情只能心領神會,語言一字都嫌多。

 

有次主管被要求要降低製作成本,希望我去溝通,我說你又不是不知道賴桑行情,他當然知道,但人在江湖,我說好吧我去講講。

 

賴桑聽出我的意思,很爽快地說沒問題,開了個讓我更感到不好意思的價錢,不過他希望我幫他找兩本書。這當然沒問題。

 

回公司以後,請了通路同事幫忙,結果似乎絕版了,但同事手邊有。趕緊回了請問在不在意有人翻過有點折到,不過書很新,我確認過,賴桑說不介意。我當天下午就請快遞送過去,他很訝異怎麼這麼快,我說記性不好,趕快處理才不會忘,沒多少錢,請賴桑笑納,他在電話那頭也笑了。

 

書的錢是我付給同事的,沒報帳。跟賴桑給的人情折扣比起來,只能說汗顏啊……

 

後來調單位帶部門,初期也藉機讓同事們去感受一下高水準的人、態度、器材、手藝,哪知幾個人好像覺得很無聊,在旁邊發呆,我想這種事很看人,也就不強求了。

 

那時他們已經搬到內湖新家,空間超大,設備又再升級,我跟他們說哇以後可以接更多大案子可以賺更多,賴桑聽到,淡淡地說:「應該想怎麼把東西拍好吧。」被冷冷電了一下,我沒敢再多話,乖乖跟拍。

 

同樣一個簡單物件靜物照,合作過一個 cut 收 8000,也合作過 800 的,人、態度、器材、手藝合起來,再加上賴太擺放商品 + 手工 + 後勤的能力,相差何只十倍。

 

碰過最有趣的例子,是一個滿口「我不將就」的,光電腦當機加器材連結掛點就去掉好幾個小時,他人很好,態度也認真,只可惜,我猜,沒機會碰上賴桑那樣的師父,開點像樣的眼界。

 

然而,在一個 cut 只要 800 的前提下,只能時間換空間,要陪他聊天,還要給建議,甚至幫忙一起擺放。我想既然公司要縮減成本,也就不強求了。

 

關於價值與價格這種經濟學議題,cost down 沒有不好,不過 value up 更加美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