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花樣年華》是租VCD回來在Notebook上看的,看完以後只有兩個感覺,其一是懊悔,其二是痛苦。懊悔的是不明白自己當初到底在懶什麼,怎麼不去電影院看;痛苦的是當時已經深夜,唱片行早打烊。

不廢話,第二天一早,記得是禮拜六,我帶貓咪去洗澡之後,立刻奔向唱片行,像癮頭犯了的毒蟲,非馬上來一劑不可的買了CD回家。一拆封,首先抽出附贈的十張劇照,又再憑添懊悔程度,真不明白自己當初到底在懶什麼,怎麼不去電影院看;聽了幾首過後,等音符逐漸滲入血液、擴散至全身,那癮頭終於得到撫平,一曲一曲接連下去,彷彿又看了一遍電影。就這樣,一買來就連聽了兩遍。

在我的認知裡,電影和原聲帶之間的關係通常是「不可逆反應」。雖說原聲帶來自電影,照理應該在聆聽的過程中可以回溯場景才對,但事實上比例不高,更常有的狀態是隨著時間過去,除了main theme之外,電影是電影,音樂是音樂,要不單聽音樂追不上影像精采(如《鵬程千萬里》),要不音樂紅過影像,沒看電影也沒多大遺憾(如迪士尼諸多歌唱得挺認真,片子結構千篇一律的動畫),真能做到隨時隨地「所聽即所憶」的片子並不太多。

《花樣年華》厲害之處,不只在凝聚了一堆中國的、西方的、京劇的、粵劇的、上海時代的、東南亞風味的、爵士的、現代的、流行的、前衛的、周璇的、Nat King Cole的、潘迪華的、Michael Galasso的、唱歌的、純演奏的……這類一聽就明白的元素,更在開場第一首梁朝偉用廣東話說:「係我,如果有多一張船票,妳會不會同我一起走?」以及最後一首張曼玉用廣東話說:「係我,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同我一起走?」

兩句台詞一模一樣,透過不同人、不同聲音表情的詮釋,產生了不同的意義和味道。兩者一前一後,開啟也呼應了整個故事,打個奇怪的比方來說,這兩段聲音就像漢堡麵包夾住了中間豐腴多汁的肉排、配料,使漢堡成為漢堡,不會變成別的東西。

音樂的氣氛就不用多說了,在inlay裡有王家衛的話:「音樂,不啻是氣氛營造的需要,也可以讓人想起某個年代。」已足夠說清楚他用這些音樂的企圖。

因為旅行與工作的關係,至今先後去了兩趟上海,觀光客必玩的外灘、陸家嘴不算,儘管也造訪道地的里弄(舊社區小巷)、當年的租界區、寶萊納啤酒館 、現在已成頂級餐廳仙炙軒 的白崇禧府邸……,感覺不是太陳舊頹圮,便是商業化過了頭,尤有甚者,以為播播老歌、擺放幾樣舊家具就叫做重回三十年代的淺薄,沒有一樣比電影裡的上海更上海。

邊聽著《花樣年華》,我想現實世界裡,十里洋場的燈紅酒綠過去就不會回來了,只有音樂能牽引記憶踩踏澎-搭-搭、澎-搭-搭的三拍子舞步,前往那個素未蒙面、浪漫與頹廢並存無礙的年代。

※ 雖然CD是以「track」為讀取單位,所以許多人習慣以第幾「軌」來計數。我覺得那字眼沒什麼人味,大致還是偏好用第幾「首」來看待。

※ 《花樣年華》英文片名「In the mood for love」,似乎比中文更傳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原聲帶的英文比中文明顯。

※ Original Sound Track, OST,照現在的規格應該翻成原聲片或原聲CD,而非類比時代的原聲帶,不過好像沒人這麼無聊。

7 Comments

  1. 看完你的文章以後我也只有兩個感覺,其一是懊悔,其二是痛苦,我也懊
    悔我的花樣年華是在電影台的廣告夾縫裡看的,痛苦是~好想聽聽原聲帶到
    底有多棒啊!

  2. 唉,這部片的VCD跟我同學借了就擺在櫃子裡
    一放就是好幾個月有沒有時間拿出來看
    放到出國前都沒時間看,也沒時間還
    現在大概在櫃子里長灰塵吧

    初次來訪,打個招呼摟

  3. 歡迎歡迎,看留學地點,你是從小cin家來的吧,是她的同學嗎?

  4. Raven In Bay

    I Love That Movie…

  5. Yes a nice movie it is.

  6. 我也一樣很懊悔.沒能去電影院觀看.想想…..唉!
    原聲帶所收錄的曲子.多是已失蹤許久的歌曲了!現今不易再聽到
    英文片名的確較貼切!中文名為取至周璇電影"長相思"中的"花樣的年華"一曲
    你有看過花樣年華的特別版嗎?雖然收錄了一些未公開的片段
    並再帶出些兩人的關係.但還是感到不太充足!

  7. 後來看了畫質好上許多的DVD
    補足了大半缺憾
    不過看film還是很不同的,唉~~~~~~

    我沒看過特別版
    連2046也沒
    單純覺得到花樣年華就好了
    再多就顯得累贅
    好比重慶森林與墮落天使的關聯
    當然,只是這麼感覺
    或許跟實際完全不一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